首页 > 言情 > 仙子,请听我解释 > 六百二十三章 鞑晁之变

六百二十三章 鞑晁之变(2/2)

目录

“可这种战役的失败,应当是有名有姓的将领指挥,即便失败也很难追责到皇帝的头上。”

“若那位皇族负责人是当今太子呢?且是圣上力排众议派来的太子。”

“.”许元。

这一瞬,他忽地明白了为啥李玉成这位太子地位如此尴尬,为什么李耀玄现在准备扶持李诏渊。

站在李耀玄的角度上来考虑,下一位皇帝必然要能文能武,

而太子李玉成在老爹刚一上台,就给整这么一波大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将皇位交予他的手上。

李君武不知许元所想,继续轻声说道:

“战后稍微运作一下,我们把那位皇族的负责人名字给划掉,再将那些残兵编入我我父亲麾下,也便完成交易了。”

“.”

话落之后,许元收敛了思绪,叹了口气:

“所以,纳兰庭是以生命为代价换走了大半个西泽洲的元气咯.”

说到一半,许元下意识的回眸看向迦忆,视线带着一抹古怪。

一个大州的物资必然堆积如山,但想要运走其实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强制征发个千万级别的百姓徭役,在这个世界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但只要这么做了,哪怕单靠人力也能将这些物资给送回大漠。

心中思忖,许元皱着眉头问道:

“不对啊,当年鞑晁人入关,没有征发西泽洲的百姓做徭役?”

李君武沉吟了少许,叹道:

“当年纳兰庭破关之后,确实没怎么祸害西泽洲的百姓,具体原因我也不甚清楚。”

说罢,她朝着西域少女投去目光,但迦忆也只是摇了摇头。

“.”

察觉到的这细节让许元脑子有点发懵。

他不理解这位鞑晁先王如此军纪严明的动机。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对于这些游牧民族,他国子民就如同两脚羊一般的存在。

在沉默了少许之后,瞥见那宣纸上的人像之时,许元瞳孔忽地一缩,揉了揉眉心,表情带着一抹迟疑,呢喃:

“不会是因为那个吧.是巧合,还是谋算?若是谋算的话,这纳兰庭的目光也看得太远吧.”

李君武闻言挑眉,用力伸手拍了一下许元后背,嗔道:

“你嘀咕些什么呢,猜到这纳兰庭的目的了?”

“嗯”

许元吃痛咂嘴,瞪了这好胸弟一眼,瞥见一旁的迦忆也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也便对着沉吟着说道:

“大概猜到了。”

“是什么?”

“纳兰庭这么做的目的应该是在为投降做准备。”

“胡说!”

听到这话,迦忆黛眉瞬间一竖,像一只炸毛的波斯猫:

“先王他绝不可能是这种人!”

“.”

在《沧源》中,大漠神女便挺敬重纳兰庭的,这位鞑晁先王似乎是这她的所尊崇的先辈。

因此,许元对她的反应也并不奇怪,轻笑着问道:

“那你解释一下为何他即便宁愿身死,也不在大炎境内制造民族仇恨的原因?”

“先王之死是乃是以身为药,欲治鞑晁千年之积弊。”

迦忆眯着美眸,快声反驳:“当时若不这么做,谋划皆将付诸东流,那些夺来的海量物资器械都会被留在大炎境内。”

许元摇了摇头,抬起了食指与中指:

“这是他给你们留下来的两条路,一是借炎朝之重器以伐炎而谋天下。”

说着,

许元转过身,曲腿盘在床上,直视着对方那如绿宝石办瑰丽的瞳孔:

“只是可惜纳兰庭向天谋来的第一条路已经被你们这些后人走绝了,你们鞑晁人未曾侵犯大炎边疆的那三十年里,应该实在内斗吧?”

“.”

迦忆碧瞳轻晃,别开了视线。

先王以生命换来的海量物资被运往了大漠深处,随之而来的并不是中兴之治,而是各氏族之间围绕先王子嗣所发动的一场又一场的内斗战乱。

即便有着那些夺来的大炎重器,即便有着那些名匠做工,五十年间,鞑晁虽然强大了不少,但却远远没有达到先王所想看到盛世之景。

“看来我说对了.”

许元看着少女的神色,笑着收拢中指,以食指轻轻点了点她胸口的红宝石挂坠:

“你们这些后人的不争气纳兰庭也算到了,所以他变给你们留下了第二条路,以妥协融合而谋生存。而要想走这第二条路,那他便不能再大炎境内制造民族之间的血海深仇。

“不然,留给你们鞑晁人的结局只有和如今北境蛮族一样的下场。”

话落,房间之内陷入了如深海般幽深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在昏暗的床榻上,属于西域少女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你是说那些人拿着先王的心脏而来,是为了借由麟狼的名义暗地里谋夺鞑晁王庭的控制权?”

“是的。”

“换而言之,先王与他们达成了合作?”

“大概率是。”

“.”

迦忆沉吟少许,轻轻点了点头,决断做得很快:

“我知晓了,我会给予你信物将麟狼接入城内。”

“.”

李君武闻言立刻微微一笑,正准备说点调侃之词之时,眉头不自觉的微微一促。

因为,她的余光却瞥见了许元那幽深漠然的神色。

许元看着迦忆,微笑着:

“当然可以,但是我需要提醒你,你做好不要抱着与宗门合作的念头。”

“.”迦忆疑惑的蹙了蹙眉。

许元没有理会她的神色。

作为《沧源》的世界BOSS之一,迦忆虽然尚且年幼,但才思必然绝巅。

指望这女人凭着恋爱脑便跟着李君武混明显不现实。

西漠如今的局势,她必然熟络在心,大炎境内谁家势大,她也必然有所了解。

与他们合作是合作,与宗门合作一样也是合作。

在少女的注视下,许元保持着微笑的神色,轻声说道:

“作为一个能看到未来数十年走向的枭雄,纳兰庭必然会在他“死”后留下布置,但你们鞑晁内部最终还是乱了起来,而且一乱便是三十年。”

迦忆蹙了蹙眉头,低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元耸了耸肩,弯眸笑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这天下的枭雄不只有你们先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按照他的设计行动。”

说罢,

许元一边褪下靴子钻上床铺,一边扯过一只枕头躺下,侧着眼眸望着她那碧瞳,随口说道: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距离天明开城还有好一段时间呢,神女小妹妹~”

(本章完)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