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5章 第 5 章(1 / 2)

许清竹的病症发作得太快,病房里很快乱作一团。

赵叙宁不断地和许清竹说话,安抚许清竹的情绪。

而许清竹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双手紧紧攥着被子,手背发白,在最初的凄厉惨叫之后,脑袋埋在膝盖里,浑身不停地发抖。

“许清竹,你听我说,这里是医院,不会有人伤害你的。”赵叙宁和她说话时要比对梁适说话时温柔许多,“没关系,你可以相信我,我是赵叙宁。”

许清竹忽地把自己整个人蒙进了被子里,仍旧在抖。

赵叙宁回头,原本想看顾医生来了没,结果一眼看到梁适杵在那儿站着,她皱皱眉,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还没走?”

说完不等梁适有反应,就吩咐一旁的护士,“把她推出去,不要影响病人的心情。”

梁适眉头微蹙,在护士推她的过程中,长发散了下来。

漂亮又气场强大的Alpha让护士们不自觉暂停了动作,似乎再推一下就会让Alpha生气。

梁适却轻轻地挣了下,直接挣开,“我可以自己走。”

如果Alpha真的不愿意出去,Beta怎么用力推都没有用。

梁适拎着草莓往外走,走到门口处却忽然回头,她抿了下唇,声音很温柔,却带着一股坚韧劲儿。

她低声喊许清竹的名字:“许清竹。”

床上的许清竹忽地不抖了,甚至像只怕生的猫一样,试探着拉开被子,但也只看了一眼,立刻又躲回到让她有安全感的黑暗之中。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会伤害你的。”梁适回头,露出个温柔的笑。

哪怕许清竹看不到,她相信真诚的善意是可以感染到对方的。

梁适说:“你不要害怕,这里有很多人,都可以保护你。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谈其他事。”

“滚出去。”赵叙宁冷声道:“病人现在情绪不稳定,所有事都等她好了以后再说,现在不要对病人施压。”

梁适的表情也冷下来,她直直地看向赵叙宁,“这不是对病人施压。”

“那你现在是做什么?!”

赵叙宁质问。

“我只是在对许清竹保证。”提到许清竹,梁适声音瞬间温和下来,“我想让她不要害怕。”

“许清竹。”梁适再一次温柔地喊她,“我先出去了,你要听医生的话。从前的我做了很多错事,但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说完她便走了出去,拎着的草莓也随意递给了护士,让她们分着吃。

很快,顾医生到来。

梁适站在走廊里听着病房里的动静,没多久,病房里安静下来。

她总算松了口气。

**

顾君如是许清竹的专用精神科医生。

许清竹的创伤性应激障碍就是她一直在治疗,被绑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但这对许清竹的性格造成了极大影响。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许清竹都是不说话的。

一直到十岁,许清竹才再次开口说话,到十五岁,她的病情才暂时稳定下来。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病症状了。

今天这一出把顾君如也吓了一跳。

不过还好,情况不算特别严重,在她来之前,许清竹已经得到了一点安抚。

顾君如给许清竹打了镇定剂,又把病房里的人驱散。

等到许清竹睡熟了,彻底放松下来,她给许清竹掖好被子,这才朝赵叙宁招了招手,“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病发?”

赵叙宁扶了扶眼镜,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没好气地说:“还能因为谁?”

“我刚在门口看到了梁适。”顾君如说。

赵叙宁语带厌恶,“除了她没别人。”

“但……”顾君如顿了顿。

赵叙宁挑眉:“怎么?”

顾君如摇摇头,噤声不语。

这属于病人的隐私。

“梁适刚才有没有安抚清竹?”顾君如换了个话题。

“有的。”赵叙宁说:“竹子还因为她说话探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