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6章 第 16 章(1 / 2)

梁适开车回医院。

刚回去,邱姿敏就打来电话。

“阿适。”邱姿敏略有些严肃,但喊着她的小名,仍显得亲近,“见到周怡安了吗?”

梁适身体靠在墙上,后背感受到冰冷。

病房里的灯没开,室内一片晦暗。

她轻轻抿唇,声音也很轻,略带晦涩,“见到了。”

“感觉怎么样?”邱姿敏问了句,没等她回答便继续说,“你也该和许家那个离婚了,病秧子一个,也不是许家亲生的,为了她,咱们家已经搭进去七八千万了,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但爸妈疼你,你之前喜欢她,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尽由着你。”

“可眼看着,许家那边就是无底洞,许光耀就不是个做生意的料,他们家公司迟早要破产的,早点抽身为好。周怡安那边能给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久。要是拿不到城南那块地,你……”

“会怎样?”梁适打断她,冷声问。

邱姿敏忽地顿住。

她还从未听梁适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

平日里这个女儿虽脾气臭,但在她面前一向乖巧,从不说一句重话。

她皱眉,“你这是什么态度?”

梁适轻轻吐气,“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态度?”

“梁适,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你非得跟妈妈这样阴阳怪气?”邱姿敏也生气了,厉声道:“是你让我攒的局对吧?那我给你攒了,哪怕你现在见了周怡安不满意,也不用拿这样的态度对我吧?我尽心尽力地帮着你,你当初娶许清竹也是我先同意的,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害你?”

梁适捏了捏眉心,“是的,你不会害我。”

听上去很冷静,但带着淡淡的讥讽之意。

邱姿敏肯定地回答,“当然了,你是我肚子上掉下来的肉,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怎么会害你?”

“是吗?”梁适勾唇反问。

在黑暗之中,所有的情绪都会被无限放大。

刚才在包厢里那些复杂的情绪都此刻延伸,都化作了愤怒。

“你不信吗?”邱姿敏冷笑,“梁适,你怎么了?为什么连妈妈的话都不信?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样对待?”

“那你知道周怡安是Alpha吗?”梁适冷声道。

电话那端有几秒的空拍。

甚至敛住了呼吸。

“不知道。”邱姿敏说。

她语气有几分别扭。

“那你知道Alpha和Alpha在一起,有一个是会得病的吗?”梁适问。

邱姿敏那端又是沉默。

隔了会儿,她说:“我当然知道,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把周怡安介绍给我是什么意思?”梁适说:“你知道她喜欢我,所以要拿我来换城南的那块地?我可真是想不到,原来我这么值钱。”

邱姿敏急了,“阿适,妈妈没有那个意思。Alpha和Alpha也可以在一起的,怡安不介意你有过一段婚姻,你也可以去成为她的爱人。两个人在一起相爱才是最重要的,妈妈认识一个医生,现在已经出现了Alpha变成Beta或Oga的技术,对身体没有伤害。”

“你果然是知道的吧。”梁适说:“所以你给我的建议是跟许清竹离婚,去做一个分化手术,变成Beta或Oga和周怡安结婚,这样梁家就可以得到城南那块地,对吗?”

邱姿敏那端沉默。

几秒后,挂断了电话。

沉默有时能代表很多东西。

梁适在这无尽的沉默中放空自己,任思绪随意飘散。

隔了会儿,她收到邱姿敏的短信。

【阿适,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妈妈也不会这样做。你知道的,妈妈在四个孩子中最疼你,不论你做什么,妈妈都是最支持你的。梁家现在账务上的问题是你想象不到的艰难,怎么说你也在家里生活了二十多年,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新舟、新禾一直都在公司里奔波劳碌,晚晚年纪还小,现在只能由你来帮助梁家度过难关,就当是妈妈求你。城南那块地决定着梁家的生死,而现在你才是关键,如果你决定不管的话,梁家可能不出两个月就会破产,到时咱们一家……算了,当妈妈没说。】

【是妈妈糊涂了,你早点休息,下次回家来,妈妈当面给你道歉。】

梁适面无表情地看完这两条短信,直接把手机关机。

邱姿敏的话其实说得很明白。

要是她不和周怡安结婚拿到城南那块地,梁家一家人都要去喝西北风。

在最后还来了一招以退为进。

看似退了,实则在逼迫梁适低头。

这样的招数看起来不太像第一次使。

大概原主以前都会做到。

因为梁适的脑海中有一段记忆,就在刚才打电话时输送进来的。

在黑暗的房间里,原主穿着一身纱衣被绑在床上,纱衣近乎透明,而站在床边的人一身黑色皮衣,拿着一条鞭子,黑暗中看不清那人的脸,但皮鞭碰到肉的声音却很刺耳。

原主愣是扛着没有发出一句声音。

梁适的听觉被那段记忆折磨得苦不堪言。

幸好那片段不多。

在那段记忆里,也有邱姿敏的声音,她在夸奖原主,“阿适做得真不错。”

同时梁适也在思考刚才的场景,周怡安和她说好久不见。

所以在之前,原主和周怡安是认识的。

可到底有多少交际,梁适不得而知。

并且梁适在怀疑,邱姿敏应该知道原主不是她亲生的孩子。

所以才会用这些很下作的手段去折磨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