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8章 第 18 章(1 / 2)

赵叙宁查完房过来时已经是十点多。

她今晚不值夜班,查完房就是私人时间,过来看完许清竹,没什么问题她就回家了。

病房里许清竹正闭眼假寐,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见是赵叙宁,露出个虚弱的笑,“你来了。”

赵叙宁点头,“身体好些没?”

“好多了。”许清竹坐起来。

两人的关系不算特别熟,是许清竹和白薇薇熟,她俩是高中同学,还是大学舍友。

认识很多年了,而白薇薇和赵叙宁是在网上认识的,她俩一起玩一个联机游戏。

有段时间,白薇薇开口闭口都是我网友。

后来白薇薇急性肠胃炎,送进医院以后主治医生就是赵叙宁,而白薇薇在赵叙宁落到病房里的手机上看到了自己给她发的消息,两人意外地面了个基。

于是就成了三次元的朋友。

白薇薇毕业后没继承家业,去做了经纪人。

工作忙得要死,也没什么时间玩游戏,甚至都没什么时间来撩赵叙宁。

而赵叙宁对她,似乎也就那样。

不过赵叙宁太内敛了,许清竹和白薇薇都猜不太出来她的想法。

之前白薇薇住院的时候,许清竹一直在病房照看,因此认识了赵叙宁。

她偶尔来医院,白薇薇总叮嘱赵叙宁照顾自己,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周怡安的事,许清竹确实是问了赵叙宁。

因为梁适播放那条语音时,赵叙宁也在,等梁适和白薇薇走后,赵叙宁专门又来了一趟,问她是否知道梁适和周怡安的关系。

许清竹倒是知道一些事情,譬如梁适以前跟程苒说过一句,去他妈的周怡安,癞□□也想吃天鹅肉。

那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去网上查了一下这个名字,却没查出来什么。

隐藏性别者会定期注射药物,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她的性别,去国家总局申请成为隐藏性别者,会受到国家的保护,网络中不会出现任何和她性别相关的信息。

而相应地,申请成为隐藏性别者的程序很麻烦,并且需要支出两千万。

所以国内目前的隐藏性别者并不多。

而隐藏性别者基本上都是喜欢同性别者,但害怕受到舆论的攻击,所以选择高价隐藏性别。

周怡安就是典型的例子。

一旦成为隐藏性别者,会有国家出面保护,不受舆论抨击。

许清竹如实相告之后,又问赵叙宁,“周怡安是喜欢Alpha吗?或者说,喜欢梁适。”

赵叙宁顿了顿,只模棱两可地说:“答案就是你想的那样。”

也算是给了许清竹提醒。

所以许清竹去了梁适的病房。

她原本想让梁适帮忙的。

尽管不太想开口,可她妈妈的电话让她很为难,所以还是去见了梁适。

不过听见一些不太好的内容。

梁母说得那些,她听了个大概。

母女二人之间的吵架她也听到了,所以她的情绪稍稍有一些崩溃。

不过还好,最后关头刹住了。

她怎么能去依赖梁适呢?

那是梁适啊。

虽然……那不太像梁适。

“还在想梁适?”赵叙宁的话拉回了许清竹已经飘离远走的思绪,她晃了晃神,单手摁了下眉心,“没有。”

随后又改口,“是。”

“她和周怡安,确认了吗?”赵叙宁问。

许清竹点头,“我给她打过电话,大致知道了。”

“那就行。”赵叙宁顿了顿,搬了把椅子坐下,白衬衫的扣子被她一丝不苟地系到最上边一个,长发随意地扎起来,尔后慢条斯理地摘下眼镜,露出眼角下的泪痣,眼镜架被她夹在手指中间,随意地转了几下,“你找我来,还是想了解梁适的事情吧。”

“嗯。”许清竹没否认,“你之前说,梁适出现了失忆的症状是吗?”

“对,在她刚醒来的时候是有一些失忆的症状,我给她安排做了脑部CT后,显示没有任何问题,她的智力和身体没有下降。”赵叙宁说:“可她这几天又很反常,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你和她认识时间比较久,你觉得是为什么呢?”许清竹问。

赵叙宁摇头,“我虽然认识她,但我们不熟。”

她不太愿意和梁适那样的人搭上关系。

从小圈子里谁不知道,赵叙宁和梁适不合。

那位从上小学起就嚣张跋扈,圈地盘,拉帮结派,纯纯一小霸王,仗着上头有两个哥哥,家里也有钱有势,那时的梁家比现在还厉害,算是海舟市上流圈子里数得上名字的豪门。

这么多年过去,梁家也没落了。

但梁适的性子仍旧未变。

甚至变本加厉。

只有……她小时候被绑架过一次后,那会儿的梁适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症状。

有时在课上睡觉,她猛地惊醒后就会说,“我不是我,我是谁?”

神神叨叨的。

不过大家私下里都觉得是因为她被绑架了,所以神志稍稍有些不清醒。

听说另外一个被绑架的小女孩,回来以后昏迷了两个月,从此都不会说话了。

那会儿赵叙宁还不知道那个人就是许清竹。

而赵叙宁自幼就性格冷,学习成绩好,不愿意和人打交道,上学时候不少人都嫌她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