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29章 第 29 章(1 / 2)

DVD通常就是无删减版本。

作为相关从业人士,梁适向来喜欢看DVD。

毕竟为了过审,平台可能会将五十分钟的片子压缩到半小时。

如果是只删减一些情.色片段的话还好,但有时会涉及到血腥/暴力等因素,将故事线剪得稀碎。

梁适曾经就有一部电影,从近两个小时压缩到了一个半小时。

观众进去之后都大失所望,说是这里边除了梁适的演技还可圈可点以外,剧情就是一坨翔。

她们会一边在电影院里看一边拿出手机骂。

但其实梁适看过成片,不说是能打8分的好剧,起码也在6分及格线上。

最后那部电影评分3.6。

成为梁适演艺生涯中最差的一部。

她上床之后,先摁灭了房间里的灯,又将床头灯调到了合适的亮度,足够她们能看清投影,也不会刺伤眼睛。

而一侧的许清竹还在忙,她纤长的手指飞速摁在键盘上,速度飞快,屏幕上相继出现了一行行字,是设计部的提案。

尽管她跟着自己早回来了一些,却也还在加班。

梁适将刚出了一个场景的电影摁下暂停,坐在那儿玩手机,没打扰她。

许清竹听着屋里就响起一声,随后安静下来,她抽空抬起头瞟了眼,也没仔细看便问:“卡了吗?是不是屋里网不好?”

“不是。”梁适说:“等你忙完。”

许清竹一直在敲击电脑的手一顿,她略带抱歉地看过来,“不好意思啊,你再等我三分钟,我把这个提案收下尾。”

“好。”梁适说:“慢点来,不急的。”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看电影。

主要为了完成那个被动任务。

尽管和许清竹约好了,明天去外边吃饭看电影,但她怕许清竹临时有事,那她的任务就会逾期。

正好有合适的机会,不如就做了。

在等待许清竹收尾的过程中,梁适起身下床,询问:“你要不要喝牛奶?”

许清竹敲击键盘的手顿住,抬头看向她。

那目光带着深深的探寻,惹得梁适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你干嘛突然这么看着我?”梁适将脸侧碎发掖到耳后,“怪吓人的。”

“没事。”许清竹摁了下太阳穴,很自然地变幻表情,随意道:“就想到个新的点子,脑袋忽然短路了一下。”

“好吧。”梁适自觉打扰到了她工作,讪讪地摸摸鼻尖,小心翼翼问道:“那你需要牛奶吗?”

许清竹继续回归到工作状态,“要,不加糖,谢谢。”

但说完还问了梁适一句,“你确定你也要吗?”

“嗯。”梁适说:“睡前喝杯牛奶可以安眠。”

她那个噩梦做得没头没尾,甚至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最后齐太太踢得那一脚,似是真踢在了她身上一般,疼得她似五脏六腑都挤在了一起,还很委屈地想哭。

梁适怕待会儿入了梦还是那些东西,所以觉得喝杯牛奶会好一些。

在她出门前,许清竹说:“牛奶在厨房最边上的柜子里。”

“好。”

待梁适出门后,许清竹望着门口陷入了沉思。

梁适竟然要喝牛奶?

她是真失忆了吗?

家里的牛奶之所以放在那么边缘的位置,完全是因为梁适对牛奶过敏。

她一喝牛奶,身上就会起红疹。

甚至看到牛奶的包装盒,就会脾气暴躁。

可今天竟然是梁适主动提出喝牛奶的。

就算一个人失忆了,那她的生活习惯也会变吗?

那还是梁适的身体吗?

对方是通过发达的整容手段变成了梁适,还是说用其他的方式?

许清竹想不明白。

她曾和赵叙宁对过答案,说这就是梁适。

很可能单纯失忆。

但两人对这个答案都不太相信。

许清竹已经暗中观察她蛮久了,诚如赵叙宁所说,管她是不是梁适,只要表现得好就行了。

确实,她这段时间的表现可圈可点。

在公司那一段也令她和梁新禾刮目相看。

一直都以为梁适是骄纵成性、风流浪荡的纨绔,却不料她可以用专业知识将孙主编怼到哑口无言。

许清竹不像梁新禾那般,对梁适有滤镜。

于她而言,在和梁适结婚的四个月里,她已经见过了梁适最糟糕的样子,所以她并不认为她是浪子回头,改头换面。

可再多的,她也分析不出来。

况且,现在的梁适确实很好。

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OR合租对象。

而下了楼的梁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出了这么大的破绽。

她下楼时,客厅的灯还开着,许清娅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连她下楼都没听见。

直到梁适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面前,看了眼她正在玩的游戏,许清娅这才发觉,吓得打了个激灵。

“我的天,梁姐姐,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啊?”许清娅说:“吓我一跳。”

“是你玩游戏太入迷。”梁适去厨房,找到了许清竹说的那个柜子,拿出牛奶,“这么晚了还不睡?明天不上学了吗?”

“就是因为明天开学,我才要撒了欢地玩,不然到时候在被堆成山的作业淹没,我还怎么玩啊?”许清娅说着伸了个懒腰,“我姐睡了吗?”

“还没有。”梁适问:“你要喝牛奶吗?给你热一杯。”

“我喝过了。”许清娅说:“本来想给你们热两杯送上去的,但是怕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就一个人享用了。”

梁适:“……”

“你明天几点去学校?”梁适岔开了那可能会走偏的话题。

许清娅说:“上午十点。”

“去了以后好好学习。”梁适叮嘱她,“不要总是玩游戏,更不要早恋。”

许清娅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学习一直挺好的啊,而且我在学校不玩游戏,也不谈恋爱。”

梁适:“?”

“你可别骗我。”梁适说:“要是被我发现你早恋,我就告诉你姐。”

许清娅撇嘴,“随意咯。”

梁适将牛奶倒出来,放进微波炉加热,叮了三分钟。

许清娅一直站在那儿,似是还有话想说。

她正要问,只见许清娅转过身一路小跑回了房间,没多久又跑回来,手里拿了一本书,封面花红柳绿的。

许清娅把书递给她,“给。”

梁适疑惑:“什么?”

封面上赫然写着:《与女总裁的甜宠日常》。

梁适:“……?”

“这我刚发现的新书,我才看一半。”许清娅说:“明天就上学了,忍痛割爱给你看。”

梁适正要婉拒,许清娅却道:“这个剧情可好了,让人欲罢不能,不要被它恶俗的名字劝退,只要坚持看到第三章,保你停不下来,而且……”

许清娅悄悄凑过去,“这里边的女总裁性格和我姐特像,我甚至有种这书是我姐写得的错觉。”

梁适:“……”

她惊讶,“你竟然代入跟你姐谈恋爱?这很……”

“什么啊。”许清娅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疯了,我代入的是女总裁妹妹,观望着磕CP的那种。”

梁适:“……”

这还差不多。

不过梁适还是不想要,上次那本傲娇甜妻什么的小说让许清竹看见,许清竹就够无语的。

那两天许清竹一直时不时地提起那本书,问她少女小说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