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34章 第 34 章(1 / 2)

梁适和铃铛的关系并不好。

准确地来说,梁适以前并不喜欢小孩儿,她们结婚的时候,铃铛是花童,看见她一直都畏畏缩缩的,也不大敢过来和许清竹说话。

吃饭时,铃铛和许清竹在一个桌,许清竹一直照看她。

铃铛这才放下一点戒备,可是小姑娘想吃虾,不会剥,想从盘子里拿虾都要看梁适的眼色,是许清竹帮她剥了几个虾吃。

许清竹曾和梁适说:“你不要那么凶,会吓到小朋友。”

梁适皱眉,无所谓地回答:“胆子那么小,被吓到活该。”

小孩子调皮,在婚礼现场跑来跑去,不小心被线绊倒摔在地上磕到膝盖,疼得嚎啕大哭。

梁适一把把她从地上捞起来,表情厌恶,带着些许不耐烦,“真讨厌啊。”

任谁也能听出来,那并不是担心的抱怨,而是真情实感的讨厌。

而梁适做这一切都是在梁新禾夫妻不在场时,等铃铛见到了爸妈,她对铃铛也是嘘寒问暖,即便真的到了情绪崩溃边缘,也会尽力忍耐。

可小朋友是最能察觉到大人情绪变化的。

尤其是这么大点儿的小女孩,情绪特别敏感。

所以铃铛一直都蛮害怕她,更别提要主动来找她玩。

短短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许清竹看着梁适,她牵着铃铛的手,蹲下来平视着和铃铛聊天,柔声细语地问:“你吃早饭没?”

“吃过啦,保姆阿姨给做的海鲜粥。”铃铛奶声奶气地回答。

“好。”梁适说:“我们先跟妈妈说再见,然后再去玩游戏好不好?”

“好呀。”铃铛歪了下脑袋,笑起来有颗小虎牙,转身朝她妈妈挥手,“妈妈再见,路上小心哦,晚上再来接我吧!”

“嗯嗯,那你跟着姑姑和姑母要乖哦,今天不可以再吃冰激凌,也不能让姑姑给你买玩具。”孙美柔温声叮嘱,“妈妈会早点回来的。”

“没关系,外婆重要哦。”铃铛说:“你要和外婆说,我想她了!”

孙美柔轻笑,“知道啦。”

梁适正和铃铛商量一会儿要玩什么,许清竹则同孙美柔说:“二嫂,我会照看好铃铛的,你放心吧。”

“谢谢你了妹妻。”孙美柔说着忽然凑过来,低声说:“上次三妹回家,我就觉得她像变了个人似的,对铃铛有耐心了,在老宅没什么事做,她就一直在和铃铛玩,所以这次我要回我妈妈家,她说什么都要来你们这里玩,我也拿她没有办法。”

“没事。”许清竹说:“正好今天周日,我们都有时间的。”

“嗯。”孙美柔顿了下,随后看向许清竹的小腹,“妹妻……”

欲言又止。

许清竹问:“二嫂,怎么了?”

孙美柔笑了下,“没事。”

不过她看向许清竹小腹的目光太明显,许清竹立刻道:“二嫂,我没怀孕。”

孙美柔:“……”

她尴尬一笑,“我还以为是因为你怀孕了,所以三妹开始喜欢小孩子。”

许清竹也无奈,不过没在孙美柔面前拆穿梁适,只道:“可能是因为长大了吧,她最近确实变得很好。”

“那就好。”孙美柔和她话家常,“人们常说娶妻娶贤,有一个好妻子,人生就成功了一半。三妹以前被婆婆惯得太骄纵了,现在这样好多了,这都是你的功劳。”

许清竹:“……?”

这哪敢?

“可能是年纪到了。”许清竹敷衍,“她也觉得自己再骄纵下去,没人买单了吧。”

“不管怎么说,这样蛮好的。”孙美柔看了眼表,“时间不早了,我先走,铃铛就由你们照顾一天,往后若是你们有了小朋友,我会帮你们带的。”

许清竹:“……”

她低咳一声,尴尬笑道:“好的二嫂,路上小心。”

等到孙美柔离开后,许清竹关上门,一转身就看到梁适牵着铃铛站在路中间,以一种非常认真且严肃的表情看着她。

许清竹心脏突地一跳,“你干嘛?吓我啊。”

“不是。”梁适轻笑,揶揄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许清竹把散落在脸侧的头发掖到耳后,佯装漫不经心地走回去,“用你管?”

她刚刚只是在思考——她是被变相催生了吗?

“刚刚二嫂是在变相催生吗?”梁适问。

许清竹:“……?”

她瞪大眼睛看梁适。

梁适不解询问:“怎么了?”

许清竹沉默几秒,摇头道:“没事。”

单纯没想到她俩还有这么默契的时候。

“我二嫂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哈。”梁适澄清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会逼你生孩子的。”

许清竹挑眉看她,“我什么想法?”

梁适:“……”

她看了眼铃铛,决定把所有话都咽回去。

这么大的小朋友已经会学舌了,到时候回老宅,直接说姑姑和姑母要离婚哎。

梁适觉得自己之后估计就没好日子过了。

先不说梁新禾会怎么谴责她,就邱姿敏那个恨不得把她和周怡安拉郎配的架势,她估计第一天去离婚,第二天就要收到索命电话。

还是算了。

“姑姑,姑母。”铃铛仰起头,一脸天真地问:“你们两个是在吵架吗?”

许清竹a梁适:“……”

两人对了个眼神,同时否认:“没有。”

梁适蹲下,摸了摸铃铛的头,“姑姑和姑母怎么会吵架呢?我们只是在聊天。”

“可是我爸爸妈妈吵架的时候,就会用这种反问句。”铃铛年纪不大,已经知道了反问句,她撇撇嘴,“我爸爸会说:我怎么样啦?我是不是做得不对?你不高兴?”

她学梁新禾的腔调学了个八分像,尤其尾音扬起去,还蛮有气势。

逗得梁适和许清竹笑起来,都觉得她古灵精怪。

不过梁适怕她回去像这般学舌,还是耐心给她解释了自己和许清竹刚才的行为,“这只是我们之间独特的相处方式啊,就像你爸爸那样和妈妈说话,他也没有和妈妈吵架,只是在询问自己做的事情是否合理,每一对爱人之间都有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所以你不要胡乱猜测哦。”

铃铛似懂非懂,“好吧。”

梁适说完之后发现许清竹幽幽地盯着她看,那眼神的意思是——你编,我静静地看着你编。

梁适:“……”

许清竹最近很忙,原定是上午做秋季新品发布会的方案,下午和sally、cherry、顾医生见面,但铃铛难得来一次,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去书房,把铃铛晾在那里。

在整个梁家,最好说话的就是梁新禾和孙美柔了。

所以爱屋及乌,许清竹对铃铛也会很好。

梁适和铃铛在玩小游戏,贪吃蛇。

她便拿了笔记本,坐在沙发上做方案,铃铛还很懂事地说:“姑母,你可以去忙工作哦,我跟姑姑玩就行啦。”

许清竹笑了,“那我岂不是招待不周?”

“没关系呀。”铃铛说:“你快点做完工作再陪我玩就好啦。”

“我妈妈说,不可以打扰别人的工作,这是不道德的。”铃铛振振有词,“所以爸爸在家工作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让他和我一起玩的。”

“铃铛真乖。”梁适温声夸赞。

不得不说,孙美柔将铃铛教得很好。

长相讨喜,性格软萌可爱,有教养,不顽劣,更不无理取闹。

许清竹看着她,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但我想陪着你呀,你们不用管我,我马上就做完了。”

她昨晚回来后就做了一部分,再加上刚才做的,也就差个收尾。

铃铛点头,“好呀,那我们等你。”

之后她还悄悄和梁适说:“我们安安静静的,不要打扰姑母。”

梁适觉得她人小鬼大,却也听了她的建议。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里只有许清竹敲击键盘的声响。

她进入工作状态后非常认真,铃铛抱着她的熊猫娃娃在手中捏扁揉圆。

梁适见小朋友实在无聊,便从抽屉里找了根绳子,将两端挽住套在手上,开始翻花绳。

铃铛自然是没见过这种的,更别说玩。

梁适便把线先套在她手上,翻了第一下。

铃铛看得眼睛都亮了,惊喜地想尖叫,却在出声前及时刹住,抿着唇不敢说话的样子还有点可怜,隔了会儿终于把自己的声音压制下去,然后低声和梁适说:“姑姑,好神奇呀。”

“还有更神奇的。”梁适自信地说。

她让铃铛把手指弄出来,然后将自己手上的线一根根再勾到铃铛手上,随后让她撑开,完美复原了刚才的样式,梁适再一次伸出手指勾,灵活的手指随意翻飞,再次回到她手上时,又是不一样的样式。

铃铛:“!”

她看得眼睛都直了,而且她悟性很高,这次已经主动将手指伸出来,让梁适将绳子在她手上复刻,她还想看其他的花样。

如此两次之后,铃铛解开绳子,低声询问:“姑姑,你能教我一下吗?”

梁适点头,温柔地笑:“当然可以。”

梁适对着铃铛笑的时候,嘴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弧度,眼睛弯起来,笑得温柔又美好。

许清竹忙里偷闲看她们一眼,却在一瞬间顿住。

在那一刻,好似看到了和煦的春风。

该怎么说呢?

她笑起来仿若春风拂面,展示给她这一面的似乎是调整好了角度一样,怎么看都很柔和,好似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初秋的光和影都落在她身上。

梁适低声跟铃铛说:“从这里绕过来,这根弦不要动,对,就这根手指。”

语气比幼儿园老师都轻,甚至像稚嫩的童声。

跟她喝醉酒那天晚上撒娇的语调有几分相似。

莫名的,记忆回到了她喝醉酒那天晚上。

梁适躺在那里,长发蒙了脸,弄得她在睡梦中也很不舒服,尤其发丝擦过鼻尖,她皱眉咕哝,“嘤~”

许清竹抬手将她的长发掖到耳后,露出那张长相明艳,却不过分张扬的脸,她的鼻梁很高,鼻翼很小,轻轻吸一下,连音调都变了,好似受了什么委屈。

那一瞬间不知是被什么蛊惑,许清竹抬起手,手指轻轻地抚过她的额头,眉心,抚平她眉心的褶皱,纤长的手指一路下移,从她的鼻梁滑至嘴唇,她的唇很丰盈,唇珠很明显,但因为醉酒后没喝到水,显得干裂。

所以她的手指轻轻擦拭过她的唇,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唇珠之上。

梁适似是有察觉到什么,半睁眼,却又很快闭上,许清竹吓了一跳,正想要缩回手,可手指却触碰到了她伸出来的舌尖。

舌尖湿润又温暖,在一瞬间包裹了她的手指,

梁适的动作很轻,却又像在吃东西那般,节奏舒缓,她的牙齿轻轻磨过许清竹的手指,似是在咬,却又没下力气,不过是轻轻碰触。

许清竹竟没对她的碰触感到厌恶,而像是鬼迷了心窍那般。

那是第一次,许清竹觉得原来人的舌头可以那般灵活。

可随后,她便重重地咬了许清竹一下,疼得许清竹瞬间清醒。

那一晚的景象在她记忆中似是蒙了一层灰,分明已经在强迫自己忘记,但又不合时宜地想起来,尤其是温润的触感,和此刻的梁适身影可以完美交叠在一起。

尤其是她笑起来。

“姑母。”铃铛的声音把许清竹飘散的思绪拉回来,“你在想什么呀?”

许清竹一晃神,“没……”

铃铛扁嘴,“你刚刚一直在盯着姑姑看,你也太喜欢姑姑了吧。”

许清竹:“……?”

“你都不看看我。”铃铛酸溜溜地说:“姑姑比我还好看吗?”

她说着看了眼梁适,轻哼一声,“姑姑好像是比我好看一点,但我长大了肯定比她还要好看!”

梁适失笑:“对对对,你长大了是天下第一大美女。”

“那为什么姑母看你,不看我啊?”铃铛想了想,“这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许清竹:“……”

越来越离谱了。

“我没有。”许清竹极力否认,“姑母刚才是在想事情,刚好看了你姑姑的那个方向而已。”

梁适点头附和,“对的,不是说好了不打扰姑母吗?我们安静一点。”

铃铛无奈地耸耸肩,语气无奈,“好吧,你们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呗,反正大人都喜欢骗小孩子。”

许清竹:“?”

“没有。”梁适说:“我作为大人,可是不说谎的。”

“那你喜欢姑母吗?”铃铛自以为很悄悄地和梁适咬耳朵,“我听我们老师说,只有特别喜欢的人才会结婚哦,但你好像很怕姑母。”

梁适:“……”

她低咳一声,“那不是怕。”

铃铛仰头,“那是什么?”

“再说了,我哪有怕她啊?”梁适倔强地维持着自己的地位:“我们都是平等的,不存在怕不怕。”

“那为什么姑母说什么你都不敢说不啊?”铃铛说。

梁适:“……”

那还不是因为系统逼的?

曾经她只是轻轻地说了个不,系统就给她加了噩运值,随之而来的还有噩运惩罚。

只能说小朋友太年轻,还不懂社会险恶。

许清竹听了铃铛的话,也饶有兴致地看向梁适。

梁适沉默良久,最终幽幽道:“那是因为姑母说得都很有道理啊。”

铃铛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骗人!

梁适发现自己被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鄙视了,她艰难地维护自己的面子,“本来就是呀,难道姑母说得不对吗?”

“不对。”铃铛看了许清竹一样,“刚刚姑母明明就是在看你,想事情的眼神不是那样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没问题,铃铛直接跳下沙发,有模有样地学。

起先是双眼无神,呆滞地盯着墙,然后说:“想事情的时候是这样,但姑母刚刚明明是盯着你看,我还看道姑母咽口水了。”

许清竹:“……???!!!”

她不要面子的吗?

“啊?有吗?”梁适也诧异,却也不敢多想,“不可能。”

铃铛坚定地点头,“有的。”

“姑母,你自己说。”铃铛说:“大人不可以骗小孩子哦。”

许清竹伸手扶额,一巴掌拍得自己额头响了很大一声,梁适立刻道:“铃铛,别欺负你姑母了,和姑姑来玩。”

“我没有欺负姑母。”铃铛撇嘴,“你们大人怎么都在混淆概念啊?一点都不诚恳。”

梁适:“……”

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难糊弄吗?

懂得也太多了吧!

“你姑母害羞了。”梁适说:“你再这样说下去,姑母要遁地了。”

铃铛疑惑:“为什么啊?”

……

“因为姑母太喜欢我了,但是不好意思承认,你这样一说就戳破姑母的小心思。”梁适一本正经地开始编,“姑母性格内向,喜欢一个人会害羞的,难道你不会吗?”

“不会呀。”铃铛理直气壮地说:“我喜欢我们班上的沈怡然,我就和她说我喜欢她呀。”

梁适:“……?”

“你才几岁?”梁适震惊,“怎么就说喜欢其他小朋友?”

“不管几岁都有喜欢人的权利呀。姑姑,你这是年龄歧视。”铃铛不满地说:“我会给她分我的零食,还会和她一起玩我最喜欢的玩具,还有还有,这个小熊猫也是她送给我的,我都不舍得让别人碰。”

梁适感觉头都要大了,“你妈妈知道吗?这是很严肃的事情哦,小朋友不可以早恋的。”

铃铛轻哼一声。

许清竹则适时出声,“她就是个小孩儿,懂什么呀?许清娅幼儿园的时候还说要嫁给她们班班长呢。”

“现在呢?”梁适问。

“还没上小学两个人就闹掰了。”许清竹说:“你不要用你的思维去误解小朋友之间纯真的情感好嘛?她们最多也就是喜欢和这个小朋友玩,所以就直接表达喜欢。”

梁适:“……哦。”

是她狭隘了。

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但我和沈怡然已经拜过天地了。”铃铛说:“这不是小孩子的游戏,我们是认真的。”

梁适a许清竹:“?”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