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60章 第 60 章(1 / 2)

第60章

陈流萤的大粉账号有十五万粉丝,是最先喜欢她的那批。

也是最先出物料,办抽奖的那批,属于元老级骨灰粉。

她这条微博发出来以后,陈流萤的粉丝们纷纷喊话,说她不爱就别伤害,为什么还要脱粉回踩?

于是大粉编辑了一条长达两千字的博文,控诉陈流萤的恶劣行径。

和经纪人谈恋爱立单身人设,演技差还拉踩其他女演员,表面是御A实则暴躁狂。

最关键的是她妹妹曾做了陈流萤一个多月的助理,被辞退以后就患上了抑郁症。

大粉问了许久才得知,在工作期间,妹妹曾被陈流萤以工作名义性/骚扰过,但因为妹妹性格内向,不敢反抗,且在经纪人的工作高压和言语侮辱下,一度情绪崩溃。

在接受心理咨询时才说了实话。

妹妹去应聘陈流萤的助理也是因为姐姐一直疯狂安利,导致她对陈流萤有很深的滤镜。

可没想到去了以后,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而妹妹被辞退时,所有的电子产品都被检查过,隐私相册也都被翻阅,怕她离职之后在网上发布对艺人不利的言论。

助理曾与公司签署过合约,在离职后不会在公共场合以及社交平台上谈论和陈流萤相关的任何事情。

即便如此,她离职时依旧被查了社交媒体账号,严重侵犯个人隐私。

最关键的是,助理相册和云盘中存有自己的私密照,而在相关检查人员看见这些照片时,曾公然讨论和嘲讽她的身材,甚至提起要和她约P。

这些事情堆积在一起,让大粉的妹妹不停地怀疑自己,整日以泪洗面。

大粉在知道了这些之后撕了陈流萤无数周边,但因为害怕高达百万的违约金,只敢在匿名平台上说一些看似是假料的真料。

而她个人的账号也已经有一周没有继续发布新的物料,甚至个人简介改为:再也不见。

大家还以为她是家里有什么事,只有一些人发私信安慰她,大多数人都是转头去了其他的大粉那里。

作为大粉,她列表里有经纪人白薇薇的微信,可没想到在她质问了两句之后,白薇薇威胁她如果曝光这些,她妹妹的私密照也将会出现在网络平台上。

之后便删除了她的微信。

她不是什么富家千金,根本斗不过对方。

但她妹妹的近况很不理想,整日做噩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以泪洗面。

她每天都活在愧疚之中。

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手中有陈流萤和白薇薇的亲密照,单凭这一点也能让陈流萤脱粉无数。

就在她苦于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个ID为“Leo”的人联系了她,关心她妹妹的身体状况,然后又说愿意出高价买她手中的照片,会把她整个人都摘除到事件之外,并且如果陈流萤方用霸王条款起诉她们,对方会负全责。

大粉起初不敢相信,但对方自爆身份,说自己是明辉珠宝的员工,目前正在处理相关事件,她重新安装了卸载已久的微博,这才发现陈流萤目前挂在高位热搜上。

对方给出

了极为利好的条件,她便将自己手头掌握的东西都发给对方。

所有的照片都是从营销号手中爆出来的,各个角度的亲密照在网上流传。

而大粉发的这条微博原本只为泄愤,可没想到陈流萤的粉丝还来她微博底下洗地,她实在气不过,便发长文讲述了妹妹这件事。

当然了,大家起初并不信。

直到一个名为“陈流萤前助理”的ID发布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是酒店,镜头错乱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最关键的还是音轨。

陈流萤用很涩气的声音说:“你的皮肤真好啊,可以吃吗?”

很柔弱的女声拒绝:“别……不要……”

然后是女生快要哭了的求饶,陈流萤则满足地说:“还不错。”

ID为“陈流萤前助理”的人也发布了律师函,不仅要告陈流萤和白薇薇,还要告她们身后的无良公司景艺文化。

一直在关注这件事的网友发现,帮助她前助理发律师函的律所是业内知名律所,一般人雇不起。

于是……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网上流传——是明辉珠宝/东恒集团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证据纷至沓来,所有证据几乎同时公布,一点儿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所有的说法都会有音频和视频来佐证,不掺任何水分和杂质。

许清竹那边的音频其实并不足以证明陈流萤就是X骚扰,毕竟只是语气奇怪地说了几句夸赞的话,但配上她前助理那边爆出来的信息,几乎可以完美锤死。

在之后的半小时里,那一段视频搭配录音变成了字幕版,网友就和欣赏电影一样,看完了整个片段。

看完之后只想说——陈流萤该死。

在热搜上挂了一整日的名字再次引爆社交媒体,只不过变了一种方式。

白天还在为陈流萤说话的人,关注了她微博的粉丝,看完所有的证据之后都心情复杂。

太锤了。

求锤得锤。

不仅X骚扰员工,还和经纪人谈恋爱,而且还敢撩骚富二代女霸总。

最关键的是,她竟然倒打一耙!

粉丝们感觉自己像只猴一样被耍得团团转。

于是迅速粉转黑,化身最锋利的刀去屠陈流萤的评论区、广场,以及超话。

再加上赵莹和杨颜的粉丝,陈流萤的微博评论迅速过一百万、两百万……

还在不断增加。

而她的名字和白薇薇一起,被挂在了最高处。

前十条热搜,她占据了五条,还有几条是许清竹和明辉珠宝的。

这一天的微博词条,可是忒热闹。

一切都朝着梁适预料的发展方向而去。

在东恒集团和明辉珠宝的官方声明和律师函发布之后,网友纷纷开始吃瓜。

吃到最后忍不住哀嚎:我就像只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有没有课代表给总结一下?!

陈流萤这姐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为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同时锤她?

这大概就是得罪资本的下场吧。沧桑点烟.jpg

……

晚上8:0

0-10:00是互联网流量最好的时候,各大平台的粉丝量达到了最高,但今晚颇有一家独秀的感觉。

因为是借了微博这个平台在撕,众瓜齐放,让人分分钟吃瓜吃到撑。

微博的流量在晚上9:30达到了顶峰。

因为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有四家公司宣布更换代言人,一个剧组宣布解除与陈流萤的合作。

陈流萤身上的资源以飞一般的速度消失。

而景艺文化七楼办公室内,气压仿佛凝固。

白薇薇的电脑和手机都设置了静音,办公室的电话线也已经拔了。

陈流萤低头看着网上舆论反转,她手机被后台不断发来的消息给弄得快要卡飞。

沉寂过后,陈流萤冷冷地看着白薇薇:“这就是你信誓旦旦保证的结果,然后呢?”

白薇薇的头发散乱开,看上去像个疯子,她红着眼睛说:“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陈流萤咬牙切齿,“事情已经这样了。”

“肯定还有转机……”白薇薇声音颤抖,“这一定不是最后的结果。”

她刚重新打开电脑,就听见“砰——”一声巨响。

门被踹开。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沓文件,手一扬,A4纸宛若下雪一样撒满了整间办公室。

男人暴怒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白薇薇立刻起身,“吴总,您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吴总盯着她俩看,扫了一圈之后嗤笑一声:“陈流萤,你才入行多长时间啊?飘成这样?”

“还有你,白薇薇,我是把你当成优秀经纪人来培养的,结果呢?!你他妈的上来就犯大忌讳!跟艺人谈恋爱,还要不要脸了?!”吴总声音浑厚,骂得嗓门也大,全公司都能听得见,“两个人真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现在惹下这烂摊子,你们让谁给收?”

“抱歉……”白薇薇站在那儿,眼睛红得充血,即便心头愤恨到极致,也还是低着声音道:“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处理个屁。”吴总说:“东恒老总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你们……”

他顿了顿,“准备一下,道歉退圈吧。”

白薇薇和陈流萤同时震惊,“这是什么意思?!”

“陈流萤你还记得自己身上有多少代言吗?”吴总看向陈流萤,挥手示意一旁的秘说话。

“您身上有三个品牌代言,两个亚太区代言,一个形象大使,总计七百十万,而这些在签署合同时都有一条:若因甲方个人原因导致品牌亏损,将于十倍偿还。”秘说:“目前我们收到了所有合作方的信息,要求解除合作并赔偿,且……”

秘说着顿了下,看了眼吴总,吴总已然闭上眼睛,懒得再看这两个惹祸精一眼。

秘宛若机器人一般公布,“所有合作方都挂上了律师函,而在公司和你所签署的合约中也有条款,若是你因个人原因导致公司名誉受损、合作方解约,则要赔偿公司十倍酬劳。”

陈流萤立刻道:“吴总,您不能这样……”

“你他妈说这话的时候先看看自己做了什么事!”吴总忍不住破

口大骂:“跟经纪人谈恋爱,还要去骚扰东恒集团的三太太,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不入流的货色,给人家提鞋都配不上,还想一步登天,这下好了,活该你粉身碎骨。”

陈流萤:“……”

“公司已经启动诉讼程序,律师函到时也会在网上发布,传票会寄到你家里的。”吴总声音冷酷道:“你后半辈子就勤勉还债吧,娱乐圈这条路,算是走到头了。”

“吴总……”白薇薇仿若如梦初醒,嘶哑着声音道:“吴总,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肯定能翻盘的……”

“翻个屁!”已经走到门口的吴总停下脚步,回头厌恶地瞟了她一眼,“你们白家都快破产了,拿什么跟东恒和明辉斗?!我要是你,我就回家继承家业,把那点儿聪明劲儿用在哪里不好,就为了这么个东西,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白薇薇的眼泪顺着眼角掉下来,无声地哭。

吴总冷声道:“你背着公司搞违法合同的事情,公司也会起诉,你这下可和她一起好好还债吧,上法院,进监狱,有得玩了。”

他说完以后没忍住骂了句,“蠢货。”

在吴总离开以后,白薇薇的身子软趴趴地瘫倒。

她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依照许清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啊。

怎么能同时联动那么多人,到底是想出来的主意?

良久,陈流萤愤愤道:“都怪你!我跟你说了不要惹许清……”

“怪我吗?!”白薇薇闻言坐起来瞪她,嗓子就像是被沙子磨过一样粗粝,“我是不是问你了?你到底和许清竹说了什么?!你呢?!你他妈做了什么?!陈流萤,你是不是一头种猪,成天除了发情就没其他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白薇薇不可置信地看着陈流萤,只见陈流萤恶狠狠地瞪着她,单手直接拽住她的头发往后扯,拽得白薇薇头皮发麻。

她仿佛看见一个从地狱走来的修罗。

陈流萤又是一巴掌落在她脸上,没多久,她的两边脸都火辣辣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要不是你,事情能发展到这一步吗?”

“你还有脸骂我?”陈流萤将她整个人都往后扯,“让你少惹事,是不是听不懂?现在把我害成这样,你他妈是不是就高兴了?!”

白薇薇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陈流萤。

比演出来的还要真实。

她吓得瑟瑟发抖,随后被陈流萤烦躁地扔下,踢了一脚。

在空荡寂静的办公室里,白薇薇躺在冰冷的地上。

一闭上眼,耳边是曾听到过的劝告。

——她脾气没你看上去那么好。

——她在试图控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