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78章 第 78 章(1 / 2)

第78章

梁新禾早就知道她开始拍戏了,但没想到进度这么快,听到她下周就要进组当女三号,惊了一下。

“有这么惊讶吗?”梁适轻笑,“我在演戏方面可是很有天赋的。”

“是蛮惊讶的。”梁新禾看着她,顺手拆开了她的辞职信,是千篇一律的辞职模板,不过是手写的,字迹很漂亮,尤其是下边的艺术体签名,一看就是练过的。

梁新禾诧异:“什么时候练的字?”

“闲得没事做的时候。”梁适说:“原来的字太丑了。”

梁新禾心不在焉地应了声,几次欲言又止。

梁适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没有提这个话题,而是直接转了方向,“等我剧播的时候记得看啊。”

“那肯定。”梁新禾手指捻着她的辞职信右下角,顿了顿道:“非得辞职么?等不拍戏的时候再回来上班不就行了?或者我给你挂个闲职。”

“就和以前一样?”梁适笑了下,“别了吧,又要搞特殊化。”

“搞特殊化怎么了?你是梁家的三小姐,谁还能说你什么不成?”梁新禾说:“挂个闲职而已,每个月工资照常打你卡上,也不用你来上班,想来了就随时来看一眼,当逛街了。”

“谁到公司来逛街啊?”梁适说:“还是算了,我休息的时候可以去看个电影,也可以去逛商场。”

“但你这……”梁新禾皱眉,“要不问下大哥?”

“当初就你让我来的,现在怎么要走还得问大哥?”梁适坐在他对面催促,“快点,别墨迹了。”

梁新禾盯着那封辞职信,犹豫之后还是道:“还是得问大哥。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梁适:“……”

“问大哥也是一样的结果。”梁适说:“别因为我一个人坏了规矩,我能来上班自然就来了,现在要去做其他事了,我占一个名额不好。”

梁新禾却不听她的,拿出手机要给梁新舟打电话,结果还没拨出去,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

梁新舟面色郁郁走进来,都没看谁在,一关上办公室的门就质问:“你让人找左叶文化的把柄了?”

“对。”梁新禾说,说着还朝他使眼色。

梁新舟也看到了坐在那儿的梁适,忽地卸掉了所有怒气。

只是脸色依旧不佳。

“大哥。”梁适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起身说:“我先走了。”

估计他们要商量梁家真千金的事情,所以她还是赶紧出去吧。

并不想卷进去。

梁适觉得作为假千金,她最应该做的就是远离这一家。

这样他们之间的所有问题都不会波及到她身上。

至于和邱姿敏的帐,可以日后再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前提是不波及到对自己好的人。

孰料她刚起身,就被梁新禾摁着肩膀,重新让她坐下,“你也是这个家的人,一起听。”

梁适:“……”

“我就是来递交辞职信的。”梁适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现在也交完了,你们商量吧。”

“辞职信?”梁新舟诧异:“你

要去哪里?”

“拍戏。”梁适解释:“你们之前不是都知道的么?”

梁新舟沉默片刻,把辞职信给她签了,“行,好好拍戏。”

而后还问:“有经纪公司没?东恒名下还有一家经纪公司,里边有几个艺人挺红的,要不你签进去?我让他们给你配一个好点的经纪人。”

梁适立刻摇头:“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行。”

“娱乐圈里乱,你单打独斗不太好吧?拍戏的时候需要人照顾,拍完戏以后配合剧组什么的,不都得要人么?你有助理和经纪人么?”梁新舟语调平稳地问完,也没等她回答便想给她安排,“那我直接让海城文化给你配个好经纪人,不用签合同,方便你行动,顺带给你对接资源。”

“真不用。”梁适摁住他要打电话的手,“我一个人真的可以。”

生怕梁新舟不信,她还特意强调了“真的”两个字。

咬得格外清晰和真切。

梁新舟犹疑地看向她,沉声道:“机会只有一次,到时候后悔了再来求我可没有用。”

“我知道。”梁适说:“但我真的不用,我自己都可以。”

“确实。”在一旁默默听着的梁新禾插话道:“阿适之前解决那场公关危机的时候,比咱们公司那个老家伙都强。”

“那只是凑巧。”梁适说:“但我能保护好自己。”

梁新舟沉默片刻,终是定了,“那行,日后你需要的话再说。”

“好嘞,谢谢大哥。”梁适终于松了口气。

说完再次想走,结果梁新舟摁着她,“就在这听。”

梁适:“……”

//

原来,三天前梁父派去寻找女儿的人就找到了线索,刚好和网上的那个寻亲女孩对上。

如果是处于失联状态,他们可能还没这么快找到。

但郭欣然在网上弄得沸沸扬扬,要不是梁家人不看那些没用的社交媒体,说不准早就看到了。

在得知了郭欣然的具体地址之后,梁家父母一大早就驱车去了那个偏远的地方。

从海舟市过去要开九个多小时的车,所以见到对方已经临近傍晚,据说去的时候,郭欣然正撩起袖子杀鸡。

她住的地方破破烂烂,刚下过雨的地上泥泞不堪,梁家夫妻看着就泪目。

看着那张和邱姿敏年轻时十分相似的脸,几乎可以断定这就是她们丢失了二十五年的女儿。

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载着郭欣然去了省城医院做DNA鉴定。

在科技发达的现在,两个小时就能出鉴定结果。

于是邱姿敏在群里和众人说了这个消息,在梁家老宅里等消息的众人脸上都没个高兴表情。

就连一边宽厚的孙美柔都说不出安慰众人的话。

当天梁新舟就打算收拾东西搬家来着,还是梁新禾劝,不要太让爸妈伤心,就等他们接回来以后看看那个亲生的妹妹再做决定,毕竟也有血缘上的关系。

梁晚晚也从学校里回来,她一向安静内敛,那天也跟着梁新禾一起劝,最终梁新舟没能搬出去。

不过也是处于静静等待消息的时候。

郭欣然在那边还有事情要处

理,所以要隔两天才能回来。

梁父抛下了公司的一大摊子直接去了千里之外的小村子。

梁新舟和梁新禾也没辙,只能帮忙善后。

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郭欣然签约了左叶文化,合同刚签,要求她直播山村生活。

但现在郭欣然认亲成功,自然是不会在那种小山村待了,但对方负责人不愿意,梁父知道这件事以后就要郭欣然和左叶文化解约。

左叶文化负责做这件事的人刚从那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回去,知道这件事以后气得要死,在电话里扬言要把郭欣然告上法庭。

护女心切的梁家夫妻怎么可能任由他这么说?

于是梁父放了狠话,“你尽管告,我倒要看看你多大能耐。”

左叶文化还不知道郭欣然的亲生父母是大名鼎鼎的东恒集团总裁,直接联系了律师。

而梁父远隔千里给梁新禾打来了电话,让他一定把这档子事处理好。

梁新禾也无奈,但听到对方已经出了律师函,迫于父母的压力只能应下。

他查过左叶文化那家公司,就是个不知名的直播公司,注册资本只有一百万,法人是个依靠直播带货起家的网红,不是什么大公司。

放在平常,梁新禾他们的处理方法就是收购这家公司。

但梁新禾又不愿意收购,文娱行业是出了名的不好弄,他们家旗下已经有现在稳步发展的海城文化了,并不需要多余的公司。

最好的方法是给一千万违约金完事。

梁新禾也不愿意。

这个妹妹还没回来,先出一千万,这事儿怎么看都蹊跷。

所以他选了个比较麻烦,但不用出钱也不用出人的方式。

结果他这边刚弄,梁新舟那边就知道了。

梁新禾一脸懵,“不能帮吗?”

梁新舟沉声道:“能,但是要等先见过人,而且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帮一个网红?”

“网红?”梁新禾一怔,“她……”

“依靠网络直播起来的,在自己有经济能力以后还住在那样的地方作秀的人。”梁新舟冷笑:“不是网红是什么?”

“虽然但是……”梁新禾有点动摇,支支吾吾地:“也不必这么说吧。”

“她微博粉丝现在有十万,带过货。”梁新舟把手里的平板放到他面前,“羽毛直播平台七十万粉,很多视频都过十万加点赞,月薪起码三万起。”

他摆出了一条条真实的数据,“而且她做这件事的时间还没有半年,要是没有背后推手,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累积这么多粉丝?”

梁新禾怔住,抿唇叹气,“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与其去查左叶文化旗下艺人的黑料,不如查查她有没有和左叶文化的人暗中有勾结。”梁新舟说:“这很像杀猪盘。”

梁新禾:“?”

“杀猪盘?”梁新禾惊了,“什么意思?”

“就是双方或多方联合来进行诈骗。”梁新舟说。

“不是吧?”梁新禾还是有点不可置信,“她就是一个农家女,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而且也不知道咱们家这么有钱,还会赶在这个时间点和她相

认啊。”

“所以有没有可能是原来不打算骗我们,但我们不小心撞枪/口上呢?”梁新舟扶了下眼镜,忽地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梁适这才看到他右下眼睑处有一道红色的血痂。

看上去像是刚有的划痕。

“这怎么了?”梁适问。

“被妈……”梁新禾正要说,却被梁新舟厉声打断,“梁新禾。”

梁新禾讪讪闭嘴。

梁新舟解释道:“不小心划伤的。”

梁适却听见了梁新禾的话,她看向梁新舟,无奈道:“那得多不小心才能划到那里。”

她说着起身,“你们先聊,我一会儿上来。”

等她离开以后,梁新舟和梁新禾才开始讨论今晚要面临的局面。

毫无疑问,梁家父母要带着那个失散多年的亲妹妹要回来,整个家都会尴尬。

尴尬倒是其次,主要是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安排。

为人子女,确实没办法阻止父母执意要做的事。

不过梁新禾先讨论刚才的事情,“哥,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一个农村出来的能有多大本事?还能翻出花来不成?你这也太警惕了。”

“那你才更要想想。”梁新舟把自己的平板收起来,“一个农村出来的怎么能在不到半年的十年做起来自媒体,并且做得风生水起,操控舆论一把好手,爸妈现在被亲女儿的滤镜迷花了眼,你也被迷住了?”

“没有。”梁新禾否认,“我这不是想中和一下么?要不亲妹妹还没回来,这个家已经被搅得四分五散了。”

“没办法中和的。”梁新舟叹了口气,“在看到妈和梁适吵架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这件事没办法中和。”

并不存在两个都要的选项。

只会让两个都有隔阂。

“但那个亲妹妹也挺可怜的。”梁新禾说:“她在那边一个亲人都没了,你看到了吗?她微博上写的那些,先死了母亲,又死了父亲,一直被奶奶养着长大,奶奶临死前才告诉她,她不是亲生的。”

说到最后,梁新禾的语气带上几分悲凉,“她还一直被人说是扫把星、丧门星,这么大了也没人敢追她,造化弄人啊。”

“所以呢?”梁新舟问。

梁新禾一怔,有些错愕地看向梁新舟,“哥,你也太冷漠了吧?这都不带可怜她一下的,好歹也是自己亲妹……”

梁新舟那严厉的目光紧紧盯着梁新禾,让梁新禾后边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说不下去。

梁新舟摇了摇头,“她很可怜,但……我对此持怀疑态度。”

“什么意思?”梁新禾问:“这些总不可能是她编的吧?那她们村里肯定有人出来反驳她的,这种事一查就能查到。”

“没说她是编的。”梁新舟说:“但肯定有夸大成分,就冲她那篇置顶的微博我就持怀疑态度,那遣词造句根本不像是个没上过大学的人写的。”

梁新禾:“……”

“那就不能是她语文好么?”梁新禾讪讪道。

梁新舟盯着他,一脸无语。

几秒后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多把她那篇微博读几遍就知道了。”

梁新禾摸了摸鼻尖儿,不

好意思再说话。

而梁适听到两人之间的争吵歇了才抬手敲门,她下楼取了碘伏和创口贴,进去以后递给梁新舟,结果梁新舟摆手,“一点儿小伤,不用。”

“小伤也是伤在脸上啊。”梁适说:“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留疤可不好了。”

梁新舟依旧倔得不弄,梁适却无奈道:“就听我一次吧。”

梁新舟:“……”

梁适给他把鼻梁处的伤口消了毒,然后用办公剪把创口贴剪成小块,给他贴上,尽量不让人看到这里贴了创口贴。

把所有的碎片扔进垃圾桶,她这才问:“你们两个去哪儿?”

“回家。”两人异口同声。

梁适点头:“那行,我也回家了,你们路上小心哈。”

一句都没过问真千金的事。

临走前,梁适还和梁新禾说:“对了二哥,我明天还来上班哈,下周就不来了。”

梁新禾点头:“知道了。”

兄弟两人望着梁适离开的背影。

梁新禾感慨,“梁适是真的变了。”

“人长大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梁新舟说:“她叛逆期过了,自然就好了,你不觉得她现在和小时候很像么?”

梁新禾:“……有吗?”

梁新舟点头:“你和她相处得少,没注意。”

“对了,你上次在书房说妈对梁适做了什么?”梁新禾忽地说:“妈一直最宠的不就是梁适么?我在她跟前都不如阿适。”

“溺爱。”梁新舟低声说:“无底线的溺爱,而且妈曾经把梁适送给过秦厘霜。”

“秦厘霜?”梁新禾皱眉:“那个喜欢玩人体艺术的画家?还是秦家的小女儿吧,四十多了都没结婚。”

“对。”梁新舟轻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以后去带梁适出来的,但梁适和她待了一晚……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也不说。”

“我去。”梁新禾暴躁,“这都什么事儿啊?妈为什么要把梁适送给她?咱们家又没到求人办事的地步。”

“不是求人办事。”梁新舟解释道:“妈说她不知道,秦厘霜只跟她说要借梁适做模特,她觉得可以陶冶情操,而且对梁适也有好处,所以就没设防。准确来说,不是送,就是让梁适帮忙做模特,但秦厘霜那人的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