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87章 第 87 章(1 / 2)

随之而来的是比之前更漫长的沉默,系统好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适的这个问题。

良久,久到梁适以为系统会就此强制下线而逃避这件事的时候。

那道诡异的机械音再次响起:【抱歉宿主,因为你是第一个提到这件事的人,所以小统刚才紧急去和领导商量啦。】

莫名地,梁适松了口气。

还好,有得商量,说明有得救。

“商量的结果呢?”梁适问。

系统:【由于你和原主的互换是一场主观意外,目前是在修订曾经的错误。管理局考虑到原主成长为如今模样,遭受了较大的客观环境干扰,所以宿主如果愿意,可将在原主成长过程中遭受的干扰项整合,管理局会将此作为重要判断依据为原主申请重申,该证据也会作为星际法庭开庭重审判决时的重要参考项,届时会酌情考虑减轻原主处罚。】

【PS:宿主请注意,如果你选择接受这项任务,那你的任务时长会变更为无限期,即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前,系统将会伴随您成长,直至完成任务。】

【再PS:本任务为选择性任务,无奖励无惩罚,一旦接受无法放弃,直至死亡。】

【小统友情提醒:即使你得到了足够多的证据,也只会作为减刑依据,并不能作为释放原主的关键因素。原主若想从星际监狱离开,必须通过星际劳改以及检测仪器的危险程度测试,如星际法庭对其的判定为轻度,则她的危险程度达到S则可放出。】

【最最最重要的是,宿主你没有必要为她做这么多啊!(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做了就有用的。)】

“我选择接受。”只是稍加犹豫,梁适就选择接下了这个任务。

目前她和许清竹捋出来的线索已经不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就是给原主安排“棺材房”,且在那样的房间里生活了近七年。

正常人,不死也疯。

杨佳妮的那件事,梁适更偏向是邱姿敏对自己做的。

但梁适觉得,邱姿敏对原主做的远不止这些,她本就是抱着要弄疯原主的目的去,所以肯定有更多的证据让人挖掘。

梁适梦里曾出现过一个画面,也只出现过那一次。

是原主被困在黑暗的房间里,被人用鞭子抽的画面。

那一次也应当和邱姿敏有关,只是不知道那次是被邱姿敏送给了谁。

反正系统说得是收集成长过程中的干扰项来帮原主减轻罪责,也没说要收集多少。

梁适手中现在起码有一个了,所以这个任务随时可以选择暂停。

梁适几乎是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而系统还不知道梁适的想法,在梁适选择接受的那一瞬间,系统卡顿了两秒,发出滋啦滋啦刺耳的电流声,听得梁适头皮发麻。

“你这个系统不修一修吗?”梁适问:“你们这么有钱,修个系统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系统:【我没有问题!】

梁适:“……”

她的脑袋快被电流声刺得有问题了。

在被梁适揶揄之后,系统继续刚才的话题,【都已经提醒过你,有些事情做了也没有用啦,为什么你总是不听呢?宿主不听系统言,定会吃亏在眼前,星际法庭宣判的标准大多以犯罪人的精神检测危险程度来判定,二者相辅相成,所以宿主的证据只能作为参照,管理局会尽最大限度帮忙,但不一定能帮得上。】

梁适:“……”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呢。

不过这个系统经常在发布任务前进行诱导,等她接受之后又是另一种模样。

梁适已经习惯了。

况且,就算没有用她也要试一试。

“有没有用不是得做了才知道吗?”梁适温和的语气中透露出自信,“凡事在做之前去想意义,就没意思了。”

系统:【……】

可恶啊!

又被教育了。

梁适这次相当于同时接了三个任务,而且她还知道自己之前已经累积到了96幸运值。

距离一百,一步之遥。

结果还扣除了她六幸运值。

梁适感觉这个系统可能是想要达到某种平衡,不想让她过早完成任务。

而且经历了上次的乌龙事件之后,它会尽量把扣除的幸运值缩在安全范围内。

如果这次是八十阶梯制的播报,系统可能就不止扣她六幸运值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算好的。

毕竟梁适确实……违规了。

可她当时并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许清竹的信任,单纯是想表达。

喝多了的人哪还能想起那么多啊,连旅游任务都是许清竹带她去完成的。

这么一想,梁适忽然觉得自己在这边,好像一条幸运咸鱼。

任务常常是在被动中完成的。

她看了眼自己的账户,系统给的钱都已经打进来了,她现在手头已经有两百多万了。

再攒攒就可以付首付了。

这日子,有奔头!

在胡思乱想中,梁适睡着了,就连做梦都是买房。

早上醒来的时候,梁适不小心碰到个软的按钮,窗帘自动拉开,阳光倾泄入屋内,把她整个人都晒得暖洋洋的。

她这才发现电动窗帘的遥控,昨晚睡得着急,随手就扔在了床上。

也还好,没在她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摁开窗帘。

那可真像是个鬼故事了。

梁适早上洗漱的时候还重新盘算了一下任务,限时三天的比较简单,正好能以庆祝她进组的借口去完成。

就是不知道许清竹最近要不要加班。

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许清竹已经在厨房了。

纤瘦的背影被阳光笼罩,比以前小了很多的地方平添几分温馨。

梁适倚在门上,懒洋洋地笑:“许老师,早啊。”

“早。”许清竹将煎蛋弄出来,然后回头看向梁适,“你要吃吗?”

梁适定睛一看,有一面糊了。

她无奈地笑:“我吃。”

许清竹却摇摇头,“算了吧,我重新煎。”

她正要往垃圾桶里倒,却被梁适抓住手腕,“没事儿的,我把黑的部分弄掉就行了。”

见许清竹还在犹豫,梁适已经用手掐了一点喂嘴里,特夸张地称赞道:“许老师的手艺有进步啊。”

许清竹斜睨她一眼,“你做吧,我要去洗漱。”

梁适笑着,给她掐了最白嫩的地方喂过去,“真的,你自己尝,煎得刚刚好。”

许清竹:“……”

她吃的时候有一点生气,所以夸张地咬上去,还咬了梁适的一截手指。

梁适的手白,刚刚洗过,还有清爽的玫瑰香,是洗手台上刚买的洗手液的味道。

许清竹干脆借机在她手指上重重咬了一下。

湿润的舌尖刚好从她的指腹处滑过,温热的唇包裹住她的手指。

梁适一怔。

许清竹很快撤离。

梁适的手指上赫然是个不太明显的牙印,片刻后,她噙着笑调侃许清竹:“许老师,早上这么饿啊?”

许清竹挑眉:“想吃肉了。”

梁适:“那也不能吃人肉啊。”

许清竹转身离开厨房,清冷声线带着刚起床的慵懒,“我偏要吃。”

梁适:“……”

直到卫生间的门关上,梁适才回过神来。

她看着手指上的牙印,无奈地摇头,从料理台上抽了张纸擦掉那晶莹的水渍。

许清竹却在进入卫生间后,身体靠在门上,脑袋轻轻磕了一下门。

刚在做什么啊?

但舌尖儿上还残留着那凉意,牙齿厮磨过指腹的触感异常清晰,她的手指缓缓落在自己唇上,轻轻一抿,苍白的唇逐渐恢复血色。

许清竹站在洗手池前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耳垂红了。

她低头鞠了一捧水泼在脸上,水滴落在唇上的触感让她下意识舔了舔唇,她又试着轻咬了下自己的手指。

……

做什么呢。

许清竹拍了下额头,水滴飞溅落到镜子上。

不敢再继续想。

在这个小区住了两天,梁适的体验感极好。

挑了赵叙宁可能闲的时间,她便开始咨询买房的事情。

结果赵叙宁特真诚地来了句:“我不知道啊,都是管家负责买的。”

梁适:“……”

好吧,你有管家了不起!

没有管家的梁适只能从网上找,这边倒是挂了几个二手房,但都要求一次性付款,她手头的钱还有些拮据。

夜里做的买房梦就此破碎。

进组前两天,她去见了梁新舟一面。

原本是想约在外面见的,但梁新舟不愿意出去,给她发了地址,让她直接过去。

梁新舟和于婉从老宅搬出去之后住在临江的一个高档小区里,梁适去之前先到商场给于婉买了些保健品,然后又绕到超市买了新鲜的水果,总算有个上门做客的样子。

高档小区私密性好,进的时候程序比较复杂,梁适在门口徘徊了会儿,还是于婉出门来接的她。

多日未见,于婉比之前丰腴了些,面色红润,起色肉眼可见地要比之前在老宅时好。

梁适问了她和梁新舟的近况,于婉也都一一回答。

于婉本身就不是个话多的人,把梁适领回家以后让保姆给倒了杯水,之后寒暄了几句。

聊到有些尴尬,梁适便询问:“大哥呢?出去了吗?”

“在楼上开视频会议。”于婉说。

梁适:“?”

她脸上的错愕太过明显,于婉便解释道:“是我家的。”

梁适这才缓缓点头,她还以为梁新舟已经回了东恒。

之后在等待梁新舟会议结束的时候,梁适从于婉的口中了解到,梁新舟的手机已经关机好几天了,就跟人间蒸发一样,谁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