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95章 第 95 章(1 / 2)

一看铃铛就知道她哭了很久,小模样惨兮兮的,趴在梁适肩膀上,眼泪鼻涕全糊在了梁适的衣服上。

梁适先没顾得上问孙美柔详细情况,先哄铃铛。

“宝贝先别哭了,姑姑带你去玩好不好?”梁适哄她,“外边Rabow和盛妤都在,去跟她们玩好不好?”

铃铛摇头,脑袋埋进她肩窝,“不~”

可怜兮兮的。

梁适也没勉强,毕竟铃铛的情绪稍微平复下来一些。

没刚才那么激动地大声嚎啕了,就一抽一搭地抽噎着。

梁适看着都心疼。

怕小孩儿难受,梁适没有当着她的面和孙美柔讨论这件事。

梁适抱着铃铛去了幼儿园外边,是盛妤先发现,她喊了声:“梁雯璇!”

铃铛吸吸鼻子,抱紧梁适,死活不想从她怀里下去,而梁适拍了拍她的背,耐心哄她:“你看Rabow和盛妤玩得多好啊,你也跟她们一起玩呗,她们翻花绳只能翻三下,你不是会之后的么?去教她们。”

铃铛继续摇头,“不~”

受了委屈的小孩儿这会粘人得紧,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盛妤却跑过来,正在贴在梁适腿边,伸手拽了拽铃铛的腿,“梁雯璇,你怎么了啊?哭哭,羞羞。”

Rabow拽了盛妤一下,示意她别说了,盛妤却瞪圆眼睛,“你拉我干嘛呀?”

Rabow:“……”

小大人的Rabow表示很心累。

“梁雯璇,下来玩呀。”盛妤热情地邀请她:“我们去堆沙子去不去?”

铃铛有一点点心动,但还是拒绝,“不要~”

“你都这么大人了,我姐姐抱不动你。”盛妤说:“你好重的呀。”

铃铛闻言,伸脚踹她,结果盛妤轻巧躲开,继续欠兮兮地说:“对了,梁雯璇,你喊我姐姐姑姑,那你是不是也要喊我姑姑?哈哈哈,我比你大了!”

铃铛本来想安安静静地委屈,诉苦,结果被盛妤气到,回头凶巴巴地看着她:“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盛妤骄傲叉腰,“不信你问你姑姑,她和我姐姐结婚了!”

铃铛懵了两秒,抽噎地吸了吸鼻子,懵懂地看着梁适:“姑姑,你和姑母离婚了吗?”

梁适:“?”

她被搞得哭笑不得,“没有,你姑母就是盛妤的亲姐姐。”

铃铛扁扁嘴,差一点又要哭,结果被梁适摸了摸头,“乖啦乖啦,宝贝不哭了,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

铃铛哽住,然后打了个嗝,“我要吃甜筒。”

梁适:“……”

无论如何,铃铛不哭就是好事。

这种时候,就是她要天上的星星,也得想办法给摘下来。

更何况只是一个甜筒。

孙美柔让家里司机先回去了,坐在梁适车上。

苏瑶本来想带盛妤坐自己家的车,结果盛妤说什么都不肯,就要和小孩儿扎堆玩。

孙美柔便主动提议坐到苏瑶车上,然后三个小孩儿坐梁适车后排。

梁适:“……”

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开了个幼儿园。

孙美柔之前没见过苏瑶,但关于盛家的传闻听过一些,尤其当年的盛清林。

尽管苏瑶的年纪比孙美柔大一些,但两人都有个差不多的女儿,比较有共同话题。

况且听梁适刚才话里的意思,应当是许清竹认了亲妈。

她向来谨慎小心,上车之后没敢主动搭话。

还是苏瑶问她,“你女儿怎么了?看上去哭了好久。”

“哎。”提到这个,孙美柔只能叹气,“昨晚她被我那个新小姑子带着去了趟超市,结果没看住,她把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儿给推倒了,对方脑袋磕在推车上,磕了特别大一包,对方父母很生气,铃铛她姑姑就让铃铛道歉,但铃铛一口咬定说自己没有推他,也没有打人,查了商场的监控,发现就是她伸了下手,把人家小男孩儿给推倒了,她不道歉,她姑姑就给人家道歉了,这事儿被我婆婆知道,把铃铛训了一顿,铃铛就委屈得不行,从昨晚上哭到现在了。”

“啊?”苏瑶皱眉,“你去查过监控了吗?”

“你是怀疑我小姑子说谎?”孙美柔叹气,“我也看了,那一段监控上确实是铃铛不对,她伸手推了人家,刚两岁个小孩儿,磕得还蛮严重的,我今天还去医院看望了一下。”

“那不可能啊。”苏瑶说:“这么大的小孩儿要是做了错事,一被教训就心虚得不行,要是能哭一天一夜,就说明是真委屈。”

孙美柔点头,“我也这样想的,她昨晚哭着睡的,今天早上起来眼睛都肿了……”

孙美柔也难受,昨晚一夜没睡,想跟梁新禾商量一下,结果梁新禾最近公司里的事情堆成山,晚上都住办公室了,她抱着铃铛睡了一夜。

铃铛早上起来说什么也不想去学校,想让孙美柔带她去找那个小朋友问清楚。

可那小朋友刚两岁,也就牙牙学语的年纪,话都说不利索,怎么能跟她说清楚?

去了以后肯定又是闹一场不愉快,孙美柔就劝她去学校,结果她又趴在床上哭。

没成想过了会儿邱姿敏进来,问怎么还没有下楼吃早饭,看见铃铛在哭皱眉道:“你哭什么?大清早的,洗漱了吃饭去上学。”

铃铛看着她,“奶奶,我真的没有推那个小孩儿,他自己跌倒的。”

“监控上都拍到了。”邱姿敏严肃道:“撒谎不是好习惯,而且你的行为给姑姑也带来了不便,她为了你不停给人家道歉,你是不是也得给姑姑道个歉?”

铃铛哭得抽噎,摇头:“我不要!谁要她给我道歉啦?!我又没有做错事!”

大清早上的,铃铛又是一阵嚎啕。

把邱姿敏气得不轻,她上前教育铃铛,“小孩子不可以撒谎,而且姑姑帮了你,你不道谢也不道歉,怎么还在这里发脾气?铃铛,你最近怎么这么不乖。”

“奶奶,我真的没有。”铃铛抽抽搭搭地说:“你……你相信……我……当时姑姑看见了的,我……我伸手就是拉推车……我没推他……”

邱姿敏教育她,“姑姑没有说你的坏话,还帮你道了歉,姑姑也受了委屈,你应该跟她道谢和道歉。”

铃铛摇头,“呜哇~她坏,我不要和她说话……她冤枉我。”

说话间,邱姿敏就变了脸色,随后不太友善地看向孙美柔,“你是怎么教她的?之前明明那么乖个小孩儿,现在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呢?胡搅蛮缠,不讲道理,做错了事情还死不悔改……怎么就……就和……”

她大概是想说跟梁适一样,但顾虑到铃铛是她亲孙女,话到嘴边转了个弯,又悉数咽下去,没有说出来。

孙美柔跟她解释,她也不听,只严厉地发火,连带着孙美柔也跟上了骂名。

邱姿敏的意思就是这么大的小孩儿什么都不懂,肯定是被大人给教坏了。

因此,孙美柔在苦口婆心送铃铛去上学以后,回到家里也哭了一阵。

结果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郭欣然看见她哭红了的眼睛,立马上前给她递纸道歉,“对不起二嫂,我昨晚不应该带铃铛出去的,我就是觉得带她出去放放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别哭了,真的对不起……”

孙美柔都还没来得及拿纸擦眼睛,邱姿敏就从楼上走下来,语气带着几分轻蔑,“就是因为有你这么惯着,铃铛才愈发不讲道理了,这么大的小孩儿,你得给她树立正确的是非观,错了就是错了,怎么还……”

“妈。”孙美柔也忍不住替铃铛发声,“铃铛也是在您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她哭得那么厉害您不心疼啊?从小到大她不管做了什么错事都没撒过谎,这次她这么坚定地说没做过,您不想着查一查吗?”

“欣然看见了,监控也拍到了,就是她做的。”邱姿敏说:“我还要怎么查?欣然昨天为了她给人家低三下四的道歉,她非但不领情,还想打人,你也都亲眼看见了,要不是咱们过去的及时,欣然因为她那张倔嘴,也得跟着挨欺负。”

“你就好好惯着她,迟早给你捅出篓子来,这孩子跟梁适一块混的时候,我就知道落不着什么好。”邱姿敏愤愤道:“还有你大哥是怎么搬出去的,你可别忘了,要不是因为梁适,咱们一家子都好好的。”

“梁适这样,不也是您教出来的么?”孙美柔难得硬气地回怼一句。

从小到大都没和人吵过架的孙美柔说完这句话以后心虚地不行,然后转身上楼,连午饭也没吃。

她性格内向,也没什么朋友,这会儿碰上苏瑶问,忍不住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地全倒了出来。

苏瑶听完以后兀自摇头,“你这个小姑子不简单啊。”

孙美柔抽了张纸擦眼泪,“我倒是没觉得什么,本来和公婆住在一起就很麻烦,公婆喜欢那她就留下,家里多双筷子的事情,反正也不用我伺候她。但怎么说呢?就很奇怪,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偏偏就是她来了,我们整个家都快散了,之前我和大嫂一个屋檐下住了六年,一次架都没吵过。”

这会儿提起于婉,孙美柔还有点想了。

毕竟一起住了六年,于婉虽然人高冷,但做事儿向来面面俱到,而且性格比她强硬,能拿得了主意。

孙美柔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总喜欢去问问于婉的意见,但没想到,郭欣然回来第一天,大哥和于婉就搬走了。

大哥更狠,直接连公司也不去了。

现在梁新禾成天忙的脚不沾地,连家都顾不上回。

孙美柔也是想委屈求全,心想让铃铛和郭欣然搞好关系,免得铃铛受委屈。

哦对,郭欣然现在已经改名字了,直接叫梁欣然。

之前梁欣然没回来的时候,家里就铃铛一个小孩儿,哪怕是冷脸习惯了的梁新舟和性格高冷的于婉,平常也是最让着她哄着她。

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先紧着铃铛,所以难免有那么点儿骄纵。

但都无伤大雅,一出了外边,铃铛特别乖。

可现在梁欣然一来,铃铛在家里的存在感都降低了不少,梁欣然要是想和铃铛说话或者玩,铃铛就得陪着,不然就会被邱姿敏教育,说她不懂事。

以前的铃铛哪受过这种待遇啊。

坐在苏瑶车里的孙美柔朝着苏瑶吐黑泥,心里委屈得厉害。

而另一辆车上的三个小朋友已经在梁适车里吵翻天了。

准确来说是两个,只有盛妤和铃铛。

Rabow坐在中间,双手捂着耳朵,意思是不想听她们吵架。

盛妤活跃,一上车就说铃铛,“梁雯璇,你怎么哭成这样啊?像个小猪头。”

铃铛本来不想和她说话的,结果她一上来就是“王炸”,铃铛气得瞪圆了眼睛,“你才小猪头呢!”

盛妤嘿嘿一笑,“我没有骂你,你看过那个表情包没?我在我姐姐手机上看得,就那个……”

她说着把鼻子往上一推,“哭成小猪头。”

铃铛:“……”

哭得嗓子都快哑了的铃铛好生气,气得想去咬盛妤,结果中间隔着一个Rabow。

铃铛推Rabow:“你起开。”

Rabow朝她做了个“嘘”的手势,“我们安静睡觉吧。”

“你就是护着她!”铃铛抱臂冷哼,小奶音萌萌的,带着点儿哑:“你们俩一个班的,呜呜呜……”

“我没有。”Rabow为自己正名,“就是你俩吵架声音太大了。”

铃铛&盛妤:“……”

两人互看一眼,盛妤叉腰:“梁雯璇,我们吵死她!”

铃铛点头,朝着Rabow耳朵就来一句,“啊~”

高音超声波攻击属实是Rabow没预料到的。

Rabow捂着耳朵后仰在车座上,结果两个人附在她耳朵边儿,一人一句超声波攻击。

Rabow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梁适及时叫停,“好啦,都安静一点。”

盛妤都为了炸掉Rabow的耳朵,直接喊破了音。

三人反正是没一会儿安生。

梁适把车开到距离最近的麦当劳门口,轮胎进入车位的那一瞬间,梁适感觉自己耳朵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