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24章 第 124 章(1 / 2)

海舟市的冬天比其他季节更短。

末秋的风凛冽地吹了许久,也还没迎来真正的冬天,连绵的秋雨落过几次,随之而来的也是一次次降温,再一次次回升。

就和坐过山车似的。

尽管从节气上说已然是初冬。

昨夜并不是空穴来风,一夜的风过后,傍晚果然落了雨,远处天际弥漫的红霞在瞬间被乌云遮盖,天色变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风不住地吹着窗户,把外头光秃秃的树木吹得东倒西歪。

梁适也没顾得上管脚下碎裂的玻璃杯,她将图片不断放大,再放大。

——轰隆。

突如其来的光线将昏暗天色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像是要把整个人间吞入腹中,伴随而来的还有震耳欲聋的雷声。

风吹开了窗户,将梁适的后背吹得冰凉。

准确来说她整个人都是冰凉的。

照片里的许清竹被用黑布蒙着双眼,双手被粗大的麻绳绑在身后,嘴上也被缠上了黑色胶带,身上穿得就是早上出门时那身衣服,只是染上了脏污。

许清竹的双脚被黑色的电源线缠在一起,看上去像是随处找了个东西绑着。

她蜷缩在角落里,脑袋松松垮垮地垂下来,像是昏迷。

邪风冷雨搅得她心情更糟糕,一时间又慌又乱,给许清竹拨打了视频电话。

但对方飞速挂断。

那边发来一条三秒的语音,声音经过了变声器处理,“想救她吗?”

梁适正欲报警,接着又是一条语音:“那就到我给你的地址来,如果你报了警,那我现在就撕票。”

随之发来的是一条小视频。

视频里的许清竹仍旧没什么反应,一把锋利的刀却抵在她的脸颊上,银色的刀背和她的肤色相映衬,看得人心惊胆战,生怕见了血色。

对方发来了地址,在海舟市郊。

那一片都是还未拆迁的地方,海舟市政过几年打算大力开发,应当是要建新的游乐园和商场。

可现在那里是一片荒芜。

梁适知道这里还是许清竹告诉她的,许清竹说如果想买房投资可以等那一片的房子,应该会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语音还在不断发来。

“她还没醒,你说如果我一会儿在这里慢慢折磨她,会不会诱发她的PTSD呢?”

“她好像怕被蒙上眼睛,你知道吗?”

“如果你想让她活命,就乖乖照我的话做。”

“一个小时内,到我发的地址来,不然……你来了看到的一定是具尸体。”

“也可能是具裸/体。呵呵。”

一连五条语音,语气愈发过分,听得梁适握紧了拳头。

原本昏沉的脑子此刻已然清醒,却不断被愤怒冲昏头脑,恨不得顺着网线把这个人打死。

但在巨大的愤怒之后,梁适摁着手机屏幕,尽量平静地和对方谈判:“你想要什么?要钱吗?”

“还是说想要报复我?那你就冲我来,我可以跟她换。”

“你想要报复我的话,那一定是绑架我,折磨我,杀了我更痛快,绑架一个陌生人做什么呢?”

“你要多少钱?”

梁适的几条语音发送的时间间隔不算短,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思绪去思考这件事。

也尽量不让对方发现许清竹对自己的重要性。

尽管她的尽量,也是不太可控范围内的尽量。

摁着手机屏幕的手指甲都泛了白,原本因为昏沉而导致有些红晕的脸现在苍白如纸,看着就触目惊心。

梁适却并未察觉。

她不断在猜测绑架人是谁,对方绑架许清竹有什么目的?

如果对方想要撕票,那直接杀了许清竹就行,但现在通过许清竹的微信来和自己联系,说明有其他企图?

并没有说钱的事儿,只点名道姓让自己过去,是为了什么呢?

报复自己?

原主得罪了那么多人,倒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但对方是怎么知道许清竹有PTSD的?

在短短几分钟内,梁适的头脑中经历了一场风暴。

她在脑海中搜索可能的人物,最终只想到了一个——陈流萤。

在梁适想发语音确认的时候,对方那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又来了一条:“如果你现在报警,我会让你收到许清竹的遗照。”

梁适没敢冒险,她也来不及换衣服,换了双舒服的平底鞋匆匆出门。

外头是瓢泼大雨,和那大风也倒是极相衬。

甚至猛烈的风雨裹挟着树枝落在马路上,梁适看了眼导航,距离去那个地方还得四十九分钟,这还是最短距离,不算堵车的情况。

梁适开车走了一段后,脑子里总算不是乱糟糟的,能腾出一点地方来思考这件事。

她没敢用对方联系自己的手机号来打电话,而是换了个从未用过的手机号拨给赵叙宁。

赵叙宁那边接得很慢,但总算是接了。

她声音沙哑,带着不耐烦,很明显的起床气,梁适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点儿睡觉,但打都打通了,她现在能信任的人也只有赵叙宁。

“你最好有事。”赵叙宁咬牙切齿地说。

梁适没理会她的起床气,踩着油门的脚都在抖,浑身都是冷的,却还是凭借身体本能在坚持,她的声音虽在颤,但每一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晰,“赵叙宁,你听我说。”

“在西迥路209省道旁,就是下高速不远那一片的前废弃化工厂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案,被绑架的对象是一个女人,对方威胁如果报警就撕票,所以警方可以在十分钟后出发,请警方务必关掉警铃,在四周安静布控。”

梁适已经保持了最大的理智在跟赵叙宁说,“一旦听到里边有警报声响,希望警方立刻出动,我会在里边尽全力配合。目前的绑架案性质更像是寻仇,而不是谋财,所以我会尽量拖住绑匪,为警方布控争取时间。”

她一口气说完,电话那端的赵叙宁愣怔片刻,很快反应过来:“许清竹被绑架了?”

梁适声音颤抖:“是的,我正在去救她的路上,也可能是送人头,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报警。”

并非是她武力值不够高,最重要的是许清竹在对方手上。

以及……

梁适冷声道:“还有,绑匪很有可能是过气明星陈流萤,现在可以定位我这个手机,到时能掌握到我的位置,不过要快。如果可以的话。请警方查询陈流萤的行程轨迹,尤其是她在明辉珠宝附近出没的记录,当然,最好不要暴露许清竹被绑架的信息,不然暴露出去会对明辉珠宝有影响。”

那是许清竹的心血,梁适想替她保护好。

赵叙宁听完以后所有的起床气消失殆尽,只简单叮嘱:“万事小心。”

梁适应了声嗯。

赵叙宁说:“这些事情我会帮你做好的。”

梁适闷声道:“谢谢。”

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悲壮。

正是因为信任赵叙宁,梁适才选择打电话给她。

赵叙宁在这边的关系网比她强大得多,所以这件事由赵叙宁做比由自己做效率更高。

挂断电话以后,梁适刚好拐弯,前方是空阔的大道,她踩了油门便往前疾驰。

雨刷器不断地刮着玻璃,天色渐晚,细密的雨丝在昏黄路灯下显得格外凄清,车子不断和其他的车辆擦身而过。

逐渐消失不见。

无边无际的黑,连脑袋都闷沉。

有泥土翻新的味道,应该是下雨了。

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好似听到了海浪翻滚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是来到了海边。

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眼皮似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

许清竹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在响。

纵使她穿的足够多,在这环境里也还是感觉到了冷。

她吸了吸鼻子,还在空气中闻到了潮湿的咸腥味,很像是大海的味道,却又没那么浓郁。

海舟市每次下大雨,空气中也会出现这个味道。

许清竹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睁开眼睛,但是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就像是一团软绵绵的棉花,被人打一拳都不会有反应。

身体和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应当是药物的作用。

她的后颈感觉到了闷痛,尤其是后脖颈那一片肌肤,好似没有知觉,就跟做手术前被打了麻药是一样的。

可这麻药里应该不止是止疼的,还有其他的东西让她使不上劲儿。

还有,她的背部被硌得疼,还感受到了冰冷和潮湿。

哪怕她竭尽全力睁开了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她的嘴巴也被胶带给粘上了,且力气很大,手、脚全都被绑了起来,如果她现在要挪动位置,大概只能靠屁股带动身体去蹦,或是借助腰腹力量蹲着、站起来,然后双脚并行去跳。

但这是很困难的事情。

许清竹不常锻炼,身子骨也差,这会儿被蒙住双眼,陷入黑暗和阴湿的地方之中,她在心底不断说服自己不要害怕,她已经不是小时候的自己了。

但恐惧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心底涌上来。

她害怕、惊恐,想要逃离这个环境,想要去看到光明,想要晒到太阳。

多年以前的回忆不断涌现在脑海,和现在的场景重叠,她紧紧地掐着自己的手掌心,指甲都快要陷到肉里,她在心底自我催眠:没关系的,会有人来救我的,绑匪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无济于事。

这么多年接受的心理防御在摇摇欲坠的崩塌边缘,理智和感情完全是相悖的。

许清竹吞了下口水,在这安静的环境里,连吞口水的声音都是响亮的,甚至快要压过自己的心跳。

许清竹没再敢动,希望不被人注意到。

但片刻后,一个冰凉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像是一把折叠刀。

冰冷的金属感让她打了个激灵,应激的眼泪在瞬间流出。

晶莹的泪水滑过脸颊,许清竹动也没动,只听一道声音说:“宝贝,醒了?”

这声音带着点儿挑逗,还有几分亲昵。

喊人宝贝的时候太过甜腻,让人想吐。

只是许清竹并不敢动,那冰凉的金属感不断地勾起她那些记忆,可她在尽力压制着,生怕自己的情绪崩溃。

久病成医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有一定可信度和可行性的。

在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心理治疗之后,许清竹可以通过自我催眠的方式稍稍压制住的情绪,但却无法做到和平日一样保持冷静。

那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你最近很是得意啊。”

许清竹没办法说话,想要质问也只能呜呜呜地说,在尝试过自己无法说话后,她连呜呜呜也没有了,不敢和绑匪说话,害怕起正面冲突。

在这样的环境里,好像只有睡觉才能安抚她焦躁又害怕的内心。

可是在发现自己身处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之中时,没有人能睡得着。

也是废弃的化工厂,暗无天日的地方照射不进阳光,一盏昏黄的灯照偌大一个厂房,根本看不真切。

好几个小孩儿挤在一起,大家互相取暖。

依旧会有“刺头”,会有不合群的,会有胆大“出头”的,但最后结果无一例外——死。

那是多年前的绑架案,三三两两的人坐在厂房里,抽烟喝酒,聊天时操着一口外地方言,偶尔说普通话也不太标准。

他们都在畅享美好未来,拿到赎金之后能过上什么样的优渥的生活,能买多少房子买多少车,娶几个老婆。

年纪小的孩子们听不懂他们的话,但能从那些不标准的普通话里听懂他们的意思。

甚至还有更过分的,让那里边的人挑个小孩儿带回去养,等养大了就是媳妇。

他们当着孩子的面肆无忌惮地讨论那些事情,那些下流又肮脏的话整日从他们口中说出来。

那时起初她们也被扔在角落里,不给吃饭,就是一口冷水。

冷水也是几个人喝一碗。

有个小女孩儿打破了碗,可被打得厉害,因为她们斥责那小女孩儿想要以这样的方式逃走。

可他们忘了,几岁大的小孩儿根本没有劲儿能打开他们系上的绳结。

而许清竹害怕黑暗是因为那帮人吃饱喝足以后闲得无聊,把她们这些绑来的小孩儿当玩具一样玩。

她的眼睛被蒙上了黑色布条,黑压压地透不进一丝光。

有个人递给她一把刀,让她拿着刀去刺。

在她的前方就是手里拿着一块泡沫板的梁适。

梁适总是在笑,在那帮害怕到瑟瑟发抖的小孩儿里显得格格不入。

哪怕已经拿着泡沫板站在那儿,面临着可怕的生命威胁,她的笑容依旧没有停止。

有个绑匪被她笑得瘆得慌,伸脚踹她,让她别笑了。

梁适抿唇,片刻后却又笑了,只是没之前那么弧度大。

即便她眼里蓄了泪,看上去可怜得不成样子。

那绑匪说:“这他娘的不会是个傻子吧?”

另一个说:“可惜了,还挺好看的。”

大家都默认她是个傻子,但她偷偷地和许清竹说过:“生活已经够苦了,所以要多笑笑呀。只要我们多笑一笑,生活总会变好的。”

她会和许清竹说话,会低声安慰许清竹,会哄许清竹不要哭,会从自己兜里摸出大白兔奶糖递给许清竹。

她像是个小天使一样,那时的许清竹觉得她太神奇了。

被关在这里的日子,说一句她们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

却也因为她俩的互动太频繁,才被那些可恶的绑匪们拉出来“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