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44章 许清竹视角(1 / 2)

许清竹回去前在车上补了口红。

和梁适一起补的。

两人的妆都花了个彻底。

许清竹尤为严重,虽然用的是防水眼线笔和睫毛膏,却还是被眼泪晕染出一圈黑。

还蛮严重,她干脆拿卸妆湿巾卸了妆,之后随意涂了个素颜霜和口红。

勉强算糊弄过关。

梁适没说出什么来,她确实不太能搞得懂这种问题。

当她说出:“喜欢不是有很多种吗?”的时候,许清竹就没再对她抱有希望。

而许清竹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太敏感了。

准确地来说,她这段时间都很敏感。

尤其是最近这两天。

总会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

今天不过是试探性地把自己的胡思乱想说出来而已,结果不尽如人意。

可也算意料之中。

梁适抱着她说:“许清竹,只有你。”

在她尚且清醒时,用很缱绻的语气说:“我是很喜欢你的。”

只这一句,便胜过其他。

许清竹却差点又听哭。

也幸好是在车上就把自己收拾好了,下车的时候刚好碰到设计部的员工,一行人在外边吃完饭回来,浩浩荡荡地笑着跟她打招呼。

许清竹朝她们挥了挥手。

之后梁适离开,许清竹站在原地把自己的衣服整了整,裤子被弄得有些皱,不近看也看不出来。

这才朝办公楼走去。

回办公室的时候还正想着之前的事儿。

在梁适的事情上,许清竹是有些逃避的。

寻常事事都想弄清楚搞明白,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但最近她在梁适的事儿上,总是得过且过。

不想让自己去深究细节。

已经养成的习惯让她为此倍感痛苦了。

也曾试过用工作去麻痹自我,却发现这种事儿总在不经意跑出来,甚至在路上看到一对情侣都会想:“她们真的相爱吗?是怎么确定的呢?”

就是一些很天马行空的想法。

今天的答案也只让她安心了片刻。

不过是上了个电梯的功夫,许清竹便又在怀疑——梁适刚才说得是真的吗?

也可能为了她所谓的不得不完成的任务在骗她。

也可能是想要把她不讲道理的情绪敷衍过去。

可能性太多。

所以她进办公室的时候情绪并不高,思绪也在游离,结果一进门就撞上了一堵人墙。

许清竹后退半步,结果后脑勺又磕在门上。

“砰。”

很响亮的一声,疼得许清竹眼前都开始冒小星星,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洛希也吓坏了,立刻上前给她揉脑袋,一边揉一边道:“乖乖,你想什么呢?小心点啊。”

“抱歉。”许清竹冷声,后脑不断传来的疼痛让她之皱眉。

林洛希却诧异:“你说什么抱歉啊,碰傻了吧。”

许清竹:“……”

良久,许清竹总算缓过一些来,她移开林洛希的手,单手在脑袋上揉了几下,忍着疼说:“没事了。”

说完便往办公椅前走,“你来有什么事儿?”

“能有什么事儿啊。”林洛希折返回办公桌前,“我就是看你吃过饭没。”

许清竹:“……吃了。”

“我知道。”林洛希双臂撑在办公桌前,“设计部的同事们看见了,不过我想问你,你最近怎么回事儿啊?我给你发消息也不回。”

许清竹从兜里拿出手机,摁了一下发现确实有很多未读消息。

她抿唇,把手机静音模式关闭,再次和林洛希道歉:“抱歉啊。”

“没事。”林洛希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片刻后,林洛希很认真地问:“竹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没吧。”许清竹翻开了手边的文件,一支黑色签字笔在指间转了两圈,说得并不笃定。

“没就是没,怎么还要带个吧?”林洛希倒是很笃定地给出答案:“竹子,你不对劲。”

许清竹抿了抿唇,低敛下眉眼,“我也不知道。”

“和梁适吵架了?”林洛希问。

许清竹摇头,“没。”

“那是工作?”

“也不是。”

“跟你爸妈吵架?”

“没有。”

林洛希一连问了好几个,都被许清竹否定。

最后林洛希忍不住道:“那是为什么?”

“希希,你为什么喜欢Sally啊?”许清竹很认真地问。

林洛希一怔,片刻后:“不知道。”

许清竹:“……”

“奇怪吧?”林洛希说完也笑了,“就她这个人吧,不温柔体贴,也不会说话,我俩在一起成天吵,但也还是喜欢的。我的择偶标准里,她一条都不符合,可就认定是她。”

许清竹闻言深思,“那你们之间会说我爱你吗?”

“她成天说。”林洛希想了想,“我没说过。”

林洛希只会在Sally矫情的时候,掐断她所有矫情的弦儿。

所以在Sally说:“宝贝我爱你,爱你爱到无法自拔”的时候,林洛希的回答通常只有一个字:滚。

“可能跟我们的文化有关?”林洛希说:“在我们的成长环境里好像本身就是不太擅长表达爱的。”

说到这儿,林洛希忽地画风一转,:“你见过Sally给她爸妈打视频吗?”

许清竹一怔,摇头:“没。”

“她们打电话的时候,Sally撒娇的话张口就来。”林洛希搬了把椅子坐在许清竹对面,随意从桌上拿起一支笔在指间转,“我有天听完以后效仿了一下……结果我妈说我病了。”

许清竹:“……”

“不知道你家是不是这样。”林洛希摇了摇头:“估计看许总那样儿也跟我爸差不多,太直了。所以我听见Sally说那些就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那刚谈恋爱的时候呢?”许清竹跟个刚入学的学生,事无巨细地问林洛希。

“那会儿还好。”林洛希说:“我在她之前交了个女朋友你知道么?”

“嗯,我还见过。”许清竹从记忆里扒拉出这么一号人。

那姑娘是医学院的,跟林洛希谈恋爱的时候忙得要死,连陪林洛希吃饭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每次都是林洛希点好餐在那儿等她,等到饭都凉了她才来。

这场景被许清竹偶遇过许多次。

而且那姑娘特直,直到林洛希这个在感情中不太矫情的人都接受不了。

后来自然而然就分了。

许清竹还记得那个雨天,她打着伞从图书馆回宿舍,刚好在操场看见林洛希和她女友,正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就听见那姑娘很愧疚地对林洛希说:“我不该耽误你的。”

林洛希冷淡地回应:“哦。”

没有太多的对话,林洛希喊住许清竹,“小竹子,捎我一程。”

那会儿她和林洛希住一栋宿舍楼。

不过不在同一楼层。

回来的时候刚好在楼下看见Sally撑着伞站在雨里,手里拿着一捧玫瑰花。

金发碧眼的姑娘,热烈又诚挚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Sally当时是这么跟林洛希说的,“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没想拆散你,但今天是你生日,就让我这个爱慕者送你一捧花,祝你生日快乐。”

她的中文并不流利,说这话时中英文混杂。

语气特喜感。

可谁也没笑。

Sally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生日怎么能没花呢。”

林洛希当然收了,没什么表情地跟许清竹一起进了宿舍楼。

但在等电梯的时候,林洛希又疾步走出去。

刚好Sally还在门口站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林洛希喊她:“喂。”

Sally错愕:“喊我?”

林洛希点头:“对,就你。”

Sally:“……怎么了?”

“明天去爬山么?”林洛希说:“我分手了。”

Sally是个特会把握机会的人,所以毫不犹豫地接下了林洛希递来的橄榄枝。

然后就一直恋爱到毕业。

直到毕业,Sally隐瞒了要回国的事情,跟林洛希爆发争吵,两人这才分开。

许清竹记得,她当时还问过林洛希:“你真的喜欢她吗?就不担心她是个海王吗?”

林洛希特潇洒地告诉她:“青春就这几年,总得多谈几场才不算亏。”

许清竹:“……”

就连第二天爬山都是许清竹陪林洛希去的,一同去的还有白薇薇。

白薇薇当时还挺看不上Sally的,总觉得Sally是图林洛希家的人脉。

许清竹却觉得Sally没什么城府,一路交好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