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20章 道心初悟(1 / 2)

吴几道缓缓的落在江风身边,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药瓶,从瓶中倒出两颗褐色药丸。

“吃了它,可以帮你减少借剑术带给你的副作用。”吴几道拿了一颗给了江风,另一颗给了许文秀。

两人服下瞬间好了许多,江风强行使用的凤鸣诀带给他的副作用足以让他减少二十余年寿命。虽说刚刚吴几道给的褐色药丸可以抵消大部分,但怎么说也要少活几年,毕竟不是神药。

要知道江风只是空有一身好根骨,没有半点武功底子的平凡少年,能与重创许文秀的陈婺相战数十回合,称得上前无古人这四个字,但也多亏这幅从小挨打练就的根骨才能抗的住。

许文秀只是觉得浑身一暖,身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涌动,很快内伤便被治愈了差不多,伤口的血也止住了,只是需要时间来恢复,不过断臂却是无法复原的。

江风看向倚靠在他怀里的南宫子凌:“师父,能救他吗?”

吴几道给南宫子凌把了一下脉搏,摇了摇头:“唉。”

“救不了么?”

“并不是,只是难。”

“多难?”

“九死一生!”

“一生也是好的”,南宫子凌忍着伤痛,强行开了口。

“江兄弟,我还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现在不开口,我怕以后也没机会了。”话语间,口中还吐着血。

“你说。”江风很认真的看着南宫子凌。

“说到底,你还得称我一声大哥!”

“这个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会的。”江风来到这个世界确实被南宫子凌的人格魅力折服了,从认识之初到现在,南宫子凌一直在做一些哥哥该做的事情。比如有好吃的先让江风吃,有危险第一个挡在前面,虽然有时候嘴上嫌弃江风,但那也只是开玩笑。

南宫子凌缓缓说道:“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

“其实我自从知道你是江州人,还有在江府读过关于我的书籍,我就有了一个猜想,但一直不敢确定。”

“什么猜想?”江风问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我与父皇去你们家送过贺礼,你的母亲应该姓慕容吧!”南宫子凌捂着胸前的伤口不停地咳嗽。

紧接着他又说道:“你的母亲就是我的姑姑,也就是南阳的公主,我父皇的妹妹。”

听了这话,江风像石头般似的呆滞住了,许文秀和吴几道也是心神一震,还有这种事?

怪不得你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我还以为你对我有别的意思,江风不解道:“那为何我母亲姓慕容,不与你一个姓?”

“这个我就不和你解释了,姑姑会告诉你。”南宫子凌不停的咳血。

江风此刻的心里无比难受,有一种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两人居然还有血缘关系!看着这个哥哥为了他承受了那么多,江风满心皆是愧疚。

“我真是个废物,都怪我,不然你也不会这样,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你为什么要为我档那一剑。”江风给了自己几个大B兜,很是自责。

南宫子凌用着最后的力气抓住了江风的手臂,微笑笑道:“当大哥的保护小弟不是应该的吗?”

从怀中拿过一封信条,交在江风手里,南宫子凌缓缓说道:“帮我一件事!”

“嗯”

江风默默点头。

一旁的许文秀早已哭成了个花人,眼泪就快干涸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已筋脉寸断,五脏六腑俱损,不过好在血止住了,这个丹药叫悬命丹,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吴几道从怀中拿出了一颗紫色的丹药,丹药成色很好,药香味很浓。

江风接过药丸给南宫子凌服下,服下丹药后南宫子凌全身的感受说不上来的舒服,只是很想睡一觉,但意志力终究没能压过那道睡意,只不过临睡前看向江风笑着问道:“可否叫我一声哥?”

江风红着眼没半点犹豫缓缓开口道:“哥!”

但不过南宫子凌这一声哥没听到,便睡了过去。

“师父这是什么情况?”江风看向桃花岛主问道。

“悬命丹,顾名思义就是悬着他的命,给他保留一条生机,想要救活他需要几十味药材用来修复筋脉。光这还不行,重塑筋骨还要加上近乎绝迹的七彩灵鹿的鹿血,另外还要他自己能够独自忍受在这无尽黑暗中……”桃花岛主解释道。

“师父,请您把药材和灵鹿的样貌写给我,这些交由我来做!”江风语气坚定,毕竟南宫子凌是为了救他。

听说自己的殿下还有救,一旁的许文秀也是犹如再获新生。

南宫子凌就算没有他表哥这个身份,对江风也是一样的好,就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段记忆来说,让江风尤其深刻。

“好!”吴几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