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49章 身世(1 / 2)

“爹,我也要去!”苏眠有些撒娇的语气。

与林婉二人在后院聊得正开心的苏眠听到了前院的聊天声,所以飞快的跑了出来。

“爹一会就回来,你在家等着。”苏南北面色严肃。

“我不管,我偏要去。”面对这般撒娇吵闹,当爹的只好作罢。在林婉看来,这还真是大小姐脾气,不过女孩子都这样,她也能理解。

最终无奈之下只好让苏眠也一起跟去,一路上有说有笑,气氛好不快活。

......

帐篷内

吴几道坐在原来的地方一动没动,而南宫子凌则是躺在床上,气色相比之前好了许多,但还是没能醒过来,没有药也许这辈子就这样了,叶迁寒那厮早就醒过一次,不过他浑身酸痛,握拳都有些费劲,爽当继续睡着。

“师父,您的爱徒回来啦!”江风掀开帐篷门帘喊道。

这次吴几道并没有沉浸在意识世界之中,他缓缓睁开眼,见与江风一同而来的苏家父女,微微一笑。

“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苏总督。”

“老先生您好!”苏南北恭敬的说道。

“坐!”吴几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几道拿过身旁的茶壶,亲自给苏南北倒了一杯,“不知苏总督爱喝酒水还是爱喝茶水,只要心中所想,这杯子里就随之变化,可是酒,也可是茶。”

苏南北笑了笑,“多谢老先生!不知如何称呼?”很快,二人友好的聊了起来。

“我姓吴,随意称呼便好!”只要别像他那个倒霉徒儿称呼他为老头就好。

“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想看看凌王殿下,不知道殿下在何处?”苏南北拿过那杯神奇的茶水,小抿一口,这是茶。

“他就在那边的白帘布后,不过不能说话。”

“无碍,只要一见即可。”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吴几道话中有话。

“吴老先生真是高人,一眼就能看出苏某的问题。”苏南北本来就没想隐瞒,“不知,老先生可有解救之法?”

吴几道摇头:“你所中之毒已深入心脉骨髓,恐怕我也难有办法。”

苏南北笑道:“不碍事,本来我就已经对自身不抱任何希望,只是可怜了眠眠,她才十六,从小她娘就不在,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不起她。”

一旁的苏眠并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什么中毒不中毒的?在她看来,他爹很好,并无半点异样,“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苏南北并没有回答苏眠,只听吴几道说道:“虽无彻底去除之法,但多活几年没问题。”

“活不活的没那么重要了,只求老先生离开宁城的时候带上小女,或者保小女周全。”苏南北再次抿了一口杯子里的东西,这次是酒。

喝茶为客,喝酒办事。这是世俗不变的规矩,“你所喝的第一口是茶,第二口是酒!你所求之事我答应你。”

过不了多久秦起肯定会带人杀来宁城,他不想苟活,在加上身中剧毒,还不如战死,也算是件荣耀的事情。

苏愁在战乱之中自保肯定可以,但要是带苏眠可就难了,秦起的暗刃组织二品繁多,用江风上个世界的话来讲就是烂大。

苏愁撑死算个伪一品,遇见实力强一点或者敌人多的时候自保可以,但想再保护苏眠肯定还是不够,就看许文秀与陈婺相斗而言,只是略微的差距,许文秀就断了一条手臂,如果遇到的同类型境界很多呢?

二品与一品是天差地别,即使半步踏入一品但终究不是一品,除非有着特殊技能才能拉近优势,像叶迁寒藏剑气入体。

相反,眼前这位老先生,境界令他捉摸不透,但看江风这般心智程度,当师父的绝对不会差。

“苏某有些事想和凌王殿下聊聊,一会就来。”苏南北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走向南宫子凌所在的地方。

“爹,你到底怎么了?”苏眠很焦急,但她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身看向江风,“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江风犹犹豫豫也不太想回答,主要是不想太让苏眠伤心,如果真的到最后,可能只有苏愁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我......”

“你要不说,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