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80章 蔷薇满州娶你可好(1 / 2)

“小娘子?”江倾眉头紧锁,疑问道。

苏眠有些羞涩,红着脸低头不语。

“爹,说来眠眠的父亲你还认识呢!”江风说道。

“我认识?”

江风碰了碰苏眠的肩膀,只听苏眠说道:“家父,苏南北。小女见过淮江王!”

江正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南北的闺女?叫什么淮江王,不用那么严肃,那就是个不值一提的称呼罢了,叫伯父就好!”说完江正和笑了笑。

“伯父好!”苏眠乖巧的说道。

江正和也眉头紧皱,‘啧’了一声。

“怎么了?”江风问道。

江倾狠狠的瞪了江正和一眼,“这事陈夜阑那个老家伙答应了?”

江正和:“不知道......”

“你没和风儿说过?”

江正和摇头:“没有!”

“嘿,我这暴脾气,你这爹怎么当的,这么大的事都不和他说?”这话很难相信是从一个容貌气质绝佳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的。

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让江风眉头挑起,一脸雾水,什么陈夜阑答没答应?苏眠和陈夜阑有个毛的关系?他满是不解的问道:“什么事?娘是南阳公主这事我自己解开的,爹原来还是淮江王,我们家居然富可敌国这是我没想到的,书楼三层的人居然还是我姑祖母,还有我这身玉......”

说道最后江风发现不对,果断闭嘴,这是用仙家之物练就的,不能暴露。

“你们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江风问道。

“其实只剩一件事了......”江正和支支吾吾的。

“到底啥事?”

“你身上还有一门亲事儿!”江正和不是不想说,这么一说让苏眠怎么办......

“我?我没听错吧,跟谁?”

不止周围人一脸惊讶,连江风自己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江正和缓缓说道:“你爷爷原本与陈夜阑是好友,二人境界一同突破剑道巅峰之时一同立下了约定!”

“所以呢?”

“二人相约,以后他们的子嗣,男孩结为兄弟,女孩结为金兰,直到出现男女,最终结为夫妻才算约定完成!所以为父和他的儿子也算是兄弟。而在你出生之时就与他的孙女定下了一纸婚约。”

听完之后江风大惊,想要惊呼,但强行抑制住了内心的躁动,这让苏眠可怎么办......

江风:“为什么不早说......”比我知道自己家里面富可敌国还要惊喜......

苏眠闻言,直接起身离开了饭桌,那双美眸之中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娇嫩的嘴唇微微怵动。

“眠眠......”江风欲言又止。

“小姐!”小何立马跟了上去。

“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没告诉我?想好了再说!”江风看着他爹说道。

江正和连忙说道:“没有了,没有了,爹发誓只有这件事瞒着你了......”

问完之后,江风直追苏眠而去。

饭桌上,江倾咒骂道:“兔崽子,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什么都瞒着他,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让风儿以后怎么做人?”

江礼见状想要为江正和辩解,只听江倾再道:“还有你,二哥啊,不是我说你,正和他不会当爹,你还不会当爷爷?”

爷俩二人被江倾一顿言语训斥,不敢吱声。尤其是江正和,从小就是姑姑带大的,惧怕的很。

......

院中,一处青石上。

苏眠坐在青石上,双手托着脸,一言不发。

“小姐,江公子他也不是故意的,这件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呢!”小何站在一旁说道。

苏眠轻呼一口气,道:“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

“女孩子啊,一但动了喜欢的心思,这些事情都是需要经历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依小何看来江公子不像那样的人。”小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江风在二人身后听的津津有味,小何还是你懂本公子的为人!上个世界就因为别的女人才导致他与苏眠分开,这个世界不能让同样的事情重演了。

江风从背后悄悄的走向前去,双手遮住苏眠眼睛,装作老头的嗓音说道:“不开心的人是会变丑的喔~”

小何捂嘴轻轻一笑。

苏眠拿下江风双手,道:“你才会变丑!本姑娘要是真的变丑,就赖着你不走了!”

江风双手放在后背,站在苏眠身后,嘴角扯着坏笑,贱兮兮道:“那你倒不如现在就赖着我吧,反正我也不怕。”

随后给小何使了个眼神,小何默默离开此处。

“你想的美!”苏眠带着点小脾气说道。

江风走向她身前,想要握着苏眠的手,但被无情拒绝了,但只要坚持不懈,总有征服她的那一刻。

最终,苏眠拗不过,还是让江风得了逞,对于两世记忆的江风来说,拿捏一个小女孩还不简简单单吗?

“跟我来!”江风声音有些温柔,只对苏眠一人如此的温柔。

说着江风牵起她白嫩嫩的小手,慢步走了出去。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一处闲置的小院内。

院内有一间木竹屋,遍地种满了花草,还有大部分盆栽,整个院落内芳香扑鼻,布满花草,蔷薇繁多。

“你带我来这干嘛!”苏眠松开了江风的手问道。

“这些花儿都是我娘打理的,好看吗?”江风指着满院蔷薇说道。

“好看!”

“你知道这些花寓味着什么吗?”江风随手摘了一朵粉白色的蔷薇,问道。

苏眠摇头,“不知。”

“这不单单是一朵花,它还象征着纯洁的爱情,另外,它还有花语。”江风捏着蔷薇的根茎,不停地转动。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苏眠噘着嘴,一副傲娇小公主的表情。

听到前面的话有些耳赤,不过后面领他颇为费解,又问道:“花语是什么?”

江风道:“就是它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什么?”苏眠问。

江风趴在苏眠耳边轻声解释,不过听完解释之后苏眠面红耳赤。

江风把粉白色的蔷薇置在苏眠手上,道:“我现在把它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