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十一章 修罗场与新的任务(1 / 2)

“所以,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王怀左手牵着孙露明,右手牵着叶媛,一边逛灯会,一边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叶师姐也就算了,孙露明你怎么也跟屎壳郎见到牛粪蛋一样,不过来拱两下浑身不舒服是吧。

孙露明死死地盯着一旁的叶媛,感觉自己的计划每天都在被破坏。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王怀独处的机会,结果每天都在被搅局,每天都在被干扰。

深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稍后会有些卑鄙。

不过情场如战场,卑鄙一点又何妨!

“王怀,实不相瞒,你师姐一直在馋你身子。”

“我知道啊。”

“你知道了你还这样?”

“这种程度的接触还好吧,朋友范围之内还能忍一下。”

孙露明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的青梅竹马这段时间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莫非你已经变成叶师姐的形状了!

愤愤的看了叶师姐一眼,孙露明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从容。

这个死狐狸,一定是知道王怀对朋友的定义了。

王怀的朋友很少,那是因为他对自己朋友的要求很严格。

不过只要被认定为朋友,那么只要不太过分,王怀都会容忍。

孙露明已经能想象到,叶媛正在摸索着王怀对朋友的容忍范围,之后就是一点点蚕食这个范围,最终找准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那么一切都完了。

再加上叶媛还有自己没有的优势,那就是那几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没想到啊,本以为最不可能成为敌人的叶师姐,居然已经成为此生大敌。

长出一口气,孙露明知道自己还有后路。

叶师姐不知道王怀性别男,爱好女,取向正常,那么应该不会太过分。

只要不让叶媛知道王怀喜欢女人,那么……

“王怀,你觉得那个女孩子……”叶媛忽然问道。

“还行吧。”

“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啊。那么师姐下次……”

叶媛双手食指和中指交叉,在头上比了个耳朵的造型。

“……还行吧。”

孙露明瞪大眼睛看着叶媛,感觉自家老巢都被狐狸偷了。

你知道了么!

感受到孙露明的目光,叶媛缓缓点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对于小师妹,我知道的可不少哦~

青梅竹马又能怎样!

回头根都给你掘了!

而且孙露明,虽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过小师妹的道只能我一个人同!

两个人的目光交错,隐隐有火光闪现。

王怀只感觉脊背发寒,左右两个人都有一股捕食者的气息,让他这头纯白的小白兔有点冷。

随后,他就发现孙露明叹了口气,从夜市上买过一条狐狸尾巴,强忍着屈辱套在自己的身后。

“如何?”孙露明晃着尾巴,羞耻的问道。

“死物莫得灵魂!而且你用这个东西干什么?我不想对朋友的取向说什么,但兄弟,你的取向也太怪了!”

“我出卖了自尊,你就给我这么个评价!”

“实话实说啊,我现在没法说谎。”

孙露明猛的意识到什么,盯着王怀点了点头。

重新握住王怀的手,孙露明问道:“你现在不能说谎?”

“没错,身体出了点问题,所以别问我……”

“你最喜欢的女性是谁?”

“孙露明,现在的你很卑鄙!”

“回答我啊!反正我的自尊都已经丢掉了,卑鄙一点又怎么了!”

“……我娘啊。”

这个答案合情合理,让孙露明也说不出什么。

不过孙露明不会放弃,继续追问道:“那第二呢?”

“我恩人啊。”

“那第三呢?”

“钟月啊,前段时间是有点烦,不过相处久了就感觉跟狗狗一样可爱。”

“……是你的作风。”

孙露明死活没问出自己的名字,但看一旁的叶媛如丧考妣,顿时又爽快的出了口气。

行,伤敌一千,自损八万,这波值了。

而且她又意识到这个问题问的不对,于是换了种问法:“你最喜欢的男性是谁?”

“你问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谁指使你的?你有什么企图!”

“回答我!”

王怀无奈的凑到孙露明耳边,小声说道:“我自己啊。人不应该先爱自己,再爱别人么?”

被吐息吹到的孙露明感觉酥麻感从耳廓一直蔓延到深处,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捂住发红的耳朵,她低声问道:“好吧,没问题,第二呢?”

“段叔啊。”

“老头子你也不放过!”

“尊重自家老人有什么问题么?”

“第三!”

“你你你,行了吧?”

孙露明长出一口气,随后又郁闷起来。

男性之中排到第三,这算什么事儿啊!

松开王怀的手,孙露明疲惫的说道:“王怀,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累了。”

“我也是。”叶媛也叹息道。

两个败犬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一股惺惺相惜,闻到了同类的味道。。

在妙音门的时候,她们有各自的任务,相处的不多,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磨合感情。

但今晚,她们找到了共同的敌人。

凑到一起,她们小声说道:“先解决掉大师姐,再解决掉二师姐。”

“没问题,手段稍微卑鄙一点也是可以的。”

“修行者的事情,怎么能算卑鄙呢。暂时先结个盟吧,把前面的人干掉再说。”

“同意,暂时别偷跑。”

“可以的,叶师姐,你是君子,我相信你。”

“孙师妹,你是皇子,我也相信你。”

脆弱的联盟,就此结成。

看到窃窃私语的两人,王怀感觉两人身上都是问题。

不过没人打扰也好,刚好可以自己独自逛逛,享受一下难得的时光。

只是刚走了几步,王怀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段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