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十二章 再回北疆(1 / 2)

三天后。

做好准备的王怀走出传送阵,呼吸着北部寒冷的空气,熟悉的感觉再次涌来。

没想到居然会再回到这里。

北部的孟州虽然还在大周的范围之内,不过已经距离北疆很近,气候也有了北疆的特征。

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可能就会乌云密布,晚上则会下起雪来。

紊乱的气候,造成了北疆独特的信仰,那就是帝恨天。

而且北疆太大,很多人终生只会见上一面,这种情况导致大多数北疆人喜欢骗一笔就跑,别人第二次骗你已经算是比较难得的好人了。

但对于家人,北疆人却又出奇的好。

这是因为想在恶劣的北疆生活下去,家族是必不可少的。

在北疆语中,兄弟的发音为“卡吗”,其中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他们将自己的兄弟姐妹视为另一个自己,将兄弟姐妹的孩子视为自己的孩子,将兄弟姐妹的老婆老公视为自己的老婆老公。

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为自己的兄弟姐妹去死,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灵魂会汇入另一个我的体内,继续活下去。

他们几乎从不称呼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为卡吗,但一旦真的这么做了,就表明对方已经将你视为灵魂中的另一半。

这是一个比生命更加神圣的誓言,从这个词说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彼此之间就有了牢不可破的盟约,甚至死亡也无法将其分开。

北疆人可以欺骗任何人,甚至是自己的父母子女,但他们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卡吗。

北疆长大的王怀也受到了部分北疆文化的影响,毕竟他在北疆的日子不短,被染上北疆的颜色也正常。

奇特的朋友观,就是卡吗文化的影响之一,导致他对被自己认定为朋友的人有一股近乎父母的宽容。

虽然才九月初,但孟州已经开始下雪,呼啸的北风穿胸而过,带走了温暖,留下了严寒。

与王怀一同走出传送阵的修士们很多没有心理准备,被寒风吹过后打了寒颤,连忙运起法力勉强抵抗。

带队的是个法力境的修士,浑身的肌肉结实,脸上满是伤疤,画像贴门上辟邪贴床头避孕的那种。

点了点人数,修士说道:“还差两个人。之后的行动,你们三人一组,务必把那个叛徒抓回来。”

停顿了一下,猛汉修士继续说道:“当然,如果感觉危险,也可以回来……”

这一刻,王怀感觉对方还不错。

不过马上,猛汉修士又继续说道:“不过到时候,我会亲自操练一下你们,让你们知道贸然退出任务会有什么后果。你们想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在寂静的人群中,王怀的声音格外的响亮:“想知道。”

“你是不是皮痒!”

“这不能怪我啊,谁叫你问问题的!”

猛汉修士青筋拱起,猛虎一般扑向王怀,然后一拳砸在王怀的胸口。

一时间,鲜血四溅。

负手回到原位,猛汉修士吼道:“这就是后果,你们……算了,你们看到就行了。”

打中王怀的拳头剧烈的痛着,上面的血管爆裂,溅了王怀满身。

强忍的手上的疼痛,猛汉修士感觉最近的修士还真了不得,进来不到半年就将身体修炼的跟佛门的金乌龟一样。

静静的等了一刻钟,才看到传送阵内飞出两个身影。

看到这两个人,王怀感觉这次凶多吉少了。

其中一个少女背着一堆行李,人挺漂亮,不过总有股欠打的感觉。

另一个中年男子则喝的醉醺醺的,让人担心他什么时候就会在雪地里暴毙。

别过脸,王怀祈祷对方别看到自己,但事情总是会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呀,师妹,听说你接了这个任务,我啪的就过来了,很快的。”岳灵兴奋的向着王怀冲来。

“你为什么能来?我以为你绝对超过半年了呢?”

“每次快到半年,我都爹都会带我强行加入魔门。不过我每次能逃出来,所以不满半年。”

王怀长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跟岳灵的孽缘太重了。

面向丹青子,王怀又问道:“丹青子,你怎么也来了?”

“听说这里有乐子和贡献,所以我也过来了。”丹青子醉醺醺的说道。

被丹青子的酒气熏着的猛汉修士皱起眉头,盯着王怀问道:“你认识?”

“……认识。”

“行,那你们三个一组。接下来听好了,我会给你们讲解北疆的注意事项,你们绝对要记牢。第一点,绝对不要相信北疆人!”

“第二点,要当心鬼。北疆内没有龙气,地府的力量也弱,所以孤魂野鬼较多,虽然不是很危险,但也要当心。”

“第三点,要当心帝恨天的信徒。神明道也会在北疆活跃,你们见了之后务必小心。”

说了一刻钟,猛汉修士这才停下来,对所有人说道:“现在,准备出关。你们之后不在大周,不会受到龙气的限制,必要时刻为了保护自己,伤人也无妨。好了,我要看到你们活着回来,听到了么!”

“听到了!”

伴随着响亮的喊声,修士们以三人为一组,领了发放的物资走出院子,走向边关,走入变化莫测的北疆之中。

其中一组人路过王怀时停了一下。

看起来颇为冷傲的女修士盯着王怀:“仙子王怀?”

“嗯,是我。”

女修士本想说一句“就这点姿色,凭什么跟我斗”,但看清楚王怀的长相后,违心的话死活说不出来,只能怒吼一声“你给我记着”,然后起身跑了。

随行的两名同伴饱含歉意的对王怀点头道歉,之后也迅速跟上去,走入北疆。

看着对方的背影,感觉莫名其妙的王怀问道:“她谁啊?”

“御物境第一美人,曾经的。”岳灵啃着地瓜干说道。

“那现在的是谁?”

“你啊。”

“哦,谁评的榜,我回去就弄死他。”

“天机老人啊。我跟你讲,那个老人家可无聊了,每天不是起外号就是给修士排榜单,吃货榜财富榜出轨榜身体柔韧程度榜什么都有。”

“阁下莫非是脑残榜第一?”

“瞎说啥,那榜人才荟萃,我怎么可能上的去啊。”

看着岳灵,王怀真的想知道第一名到底是谁。

说话间,人已经走的差不都了,而王怀三人则是最后一组。

等到王怀三人也一起离开后,猛汉修士确定再也没有人出现,这才离开此处,做别的事情去了。

只是他离开之后没多久,传送阵一阵闪烁,一名黑袍修士带着另一群修士走出传送门。

感受到凌冽的寒风,一名修士裹了裹身上的袍子,不满的说道:“赵子悦,太冷了,想点办法啊。不想办法我们就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