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五十九章 挂在城墙上的熟人(1 / 2)

说句实话,王怀有点不想见到自家掌门。

毕竟掌门是阴神真君,之前的模拟过程中,对方总是一眼就看穿自己的性别,然后就是孜孜不倦的让自己去娶师姐。

不过自己现在已经是法力境,而且七位师姐差不多有一半都知道自己真实性别了,所以这秘密应该不算秘密了。

同时,他也大概猜出妙音门收徒的条件应该是天命,所以男人又何妨。

再板着指头算一下,自己现在是新盘古木的所有者,海浪岛的管理者,蓉洲首富,琉璃光的持有者,皇子的好友,神明眷顾者……

猛地回头,王怀发现自己还真是个天生的搞事狂,修仙快一年就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有这么多头衔在,应该不用害怕。

而且实在不行,王怀就直接脱离仙盟,投奔魔首去,相信对方一定会很愿意收留自己。

叫掌门过来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王怀现在有两个重要目标和次要目标。

一是救出林秋水。

二是找回叶媛。

三是找出那个有问题的真君,然后看有没有机会弄死他。

敢动自家师姐,不给个报应怎么行。

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钟清河的援助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必须得找她来。

毕竟,王怀可是准备劫狱的。

看着自家掌门,王怀发现对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一身白色道袍典雅朴素,眉心一颗红点,既有少女般的靓丽,又有贵妇的雍容。

而钟清河也看着王怀,笑着说道:“王怀,你入门快一年了,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不愧是有着仙子之名……嗯?”

扭过头,钟清河一指旁边的林秋水,对方直接昏睡过去,并在钟清河的法力托举下慢慢的躺在地上。

又是临空一划,整个房间被某种术法包裹,什么声音都传不出去。

觉得还不够保险,钟清河的奇物飞出,却是一副巨大的画轴展开,直接将这个地牢搬入画轴之中,确保没有人可以听到。

直到这一步,她才勉强放下心来,对王怀说道:“王怀,之后的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

“放心,我一定会老实的。”王怀认认真真的点头。

至于回答老不老实,那我就没法确定了。

“林秋水有没有给你吃奇怪的药,岳灵有没有带你去奇怪的地方?”

王怀瞬间感觉有点无语。

您对您两位弟子,了解的太透彻了。

无奈的挠了挠头,王怀直接说道:“没有,我天生就是男的。”

“真的没有被做奇怪的事情么?”

“真没有。”

“这样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么好看居然是个男的。不过妙音门对外宣称只收女弟子,而且只收绝色,其中理由有点复杂……”

“因为天命么?”

钟清河看着王怀,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真的很聪明呢,居然知道了。最近好几个真君都在谈论你,为师脸上也挺有光的。下次见了他们,我要好好的炫耀一下。”

不知为何,钟清河总给王怀一种老奶奶看孙子的感觉。

不过想想看也是,对方为真君,容貌早已不变,其真实年龄或许比丹青子都大,有这种感觉也很正常。

而且对方贵为真君,但一点危险的感觉都没有,要么就是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本能,要么就是对方真的一点敌意都没有。

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言辞,钟清河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天命。妙音门本身就是为了天命者所准备的门派,门派的管理比较松散,是因为天命者都有自己的道路,太过严格反而不好。”

王怀点点头,感觉能够理解。

就好像天才总是别具一格,按部就班的上学反而不容易出成绩,让他们自由的在夕阳下奔跑或许更加有效果。

理解之后,王怀问道:“不过说成这种理由,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钟清河笑着说道。

“有人在暗中针对天命者?”

“没错,这种说法是用来麻痹对方罢了。所以回到原点,你如果被人发现是男的,那么之前的说法就会被怀疑,之后可能会引起窥视。所以为了维护这层说法,可否请你娶个师姐,这样被发现的时候,也可以说是以夫婿的身份进来的呢?”

王怀沉默了片刻,然后小声的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暂时没拿定主意,所以……”

“喜欢几个就娶几个嘛,修道之人,不用太讲究的。啊,前提是对方也同意。”

王怀顿时一愣,感觉对方说的好有道理。

不过他还是有点没转过来,所以决定稍微放一放。

大不了到时候就把孙露明拖出来当挡箭牌,实在不行岳灵也可以用一下。

让掌门知道了自己的实情,王怀感觉自己最大的隐患已经解除,之后可以稍微安心一点了。

松了口气,王怀知道这道坎已经过去了,于是继续说道:“这件事我有分寸,叫您过来,是因为林秋水的问题。我怀疑叶媛并没有死,而且林秋水很可能与叶媛失踪有关,我担心会有人对她不利。所以,我准备……”

王怀话还没有说完,钟清河就点头说道:“确实,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玄道真君来势汹汹,所以我们也能只能让林秋实暂时下狱,然后进行调查。若是对方真的想灭口的话,现在倒是个好机会。毕竟我要应对玄道真君,还要分心调查,没有太多的精力保护林秋水。”

思忖了片刻,钟清河看着王怀说道:“王怀,我有个私人请求,你可否带着林秋水逃出去呢?”

王怀长大嘴巴,感觉自家师尊真是独具一格,居然跟自己的想法一模一样。

本来他还想花些力气说服对方,没想到直接被对方点了出来,让他省了不少功夫。

因此,王怀也不矫情,直接点头说道:“谨遵师命。”

“好。”钟清河满意的笑了笑,“你只需要带着林秋水躲避一段时间即可,待到真相查明,我会联系你。对了,你入门不到一年,就达到了法力境,这种速度在历年天才中都是佼佼者。为师没有教过你什么东西,这些术法就当做是为师的补偿吧。”

伸手一挥,上百本书卷在画轴中凭空生成,之后全部落入王怀的脑海中,让他的脑海里多出上百门术法。

这些功法都是通用术法,威力虽然都不强,但每一门任何修士都可以修行,对于王怀解构术法,获得神通大有帮助。

只是这些术法只是送入到王怀脑海中,之后的修行,还需要他自己慢慢进行。

本来这些术法都需要消耗贡献慢慢获得,不过钟清河动用了自己的贡献,直接送到王怀手中,让王怀省却不少功夫。

获得了这些术法,王怀大喜过望,点头道谢。

受了王怀这一礼,钟清河将天狱送回原位,之后画轴展开,裹住了地上昏睡的林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