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六十章 我觉得我没有误会(1 / 2)

虽然想要一走了之,不过王怀还是给段某人交了钱作保,这才让段某人从城墙上放下来。

还好自己回来时取了纳戒,里面还存着一些自己应急时用的银两,不然还真救不下对方。

为了当初的一顿饭,王怀感觉自己已经还的太多了。

在王怀思考该怎么从段某人身上榨出油水,好弥补一下自己的亏空时,一旁的林秋水忽然问道:“王怀,他怎么管你叫王兄啊?”

王怀刚准备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扭头看着林秋水,王怀感觉对方的笑容十分可疑。

说起来,对方之前有说过自己的奇物被封印了,可没说自己奇物的效果消失,没准对方还有可以识破谎言的能力。

虽然现在性别问题不是问题,不过林秋水总让王怀感觉有点不妙,所以还是先伪装一下吧。

斟酌了一下言辞,王怀谨慎的说道:“之前帮助叶媛化劫,段某人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当时我伪装成男子,因此就被叫做王兄了。”

“啊,原来如此啊,那我也配合一下你吧。”

被放下来的段某人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对王怀说道:“多谢王兄了,再晒个三四天,我非得被晒熟了。”

“早知道我就晚个三四天再来了。”王怀遗憾起来。

“王兄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这位是……”

林秋水款款大方的行礼,然后拉过王怀,顺手夹住了王怀的胳膊。

“妾身林小可,是王怀刚过门的妻子,见过段大哥了。”

“这样啊。原来王兄你不是兔爷啊,当时我看你跟郑五拉拉扯扯的,我还以为你是那边的人呢。看来都是误会啊。”

林秋水狐疑的看着旁边的王怀,然后笑着说道:“王怀,这件事可以解释一下么?为什么你宁愿跟男人拉扯都不愿意跟我拉扯?”

王怀长叹一声,取出银票递过去:“段某人,这是五百两银子,以后见到我可以当做不认识我么?”

“开什么玩笑,我段某人是见钱眼开的那种货色么?”

“求求你,当一次那种货色吧!”

好不容易糊弄过去林秋水,王怀感觉这件事一开始就让他异常疲惫。

被段某人邀请回家,王怀发现之前的判断没错。

段某人家确实有钱。

宽敞的宅子就在省城的中心地段,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宅子内居然还有庭院,几十个下人在这里起居,共同维持这里的运作。

段某人的父亲是段某某,这个名字让王怀感到异常的随意,真不知道段某人的爷爷怎么想的。

这家不会是五行缺木吧。

也可能是缺心。

不过与段某人不同,段父看起来体格正常,身上有一股读书特有的儒雅,看起来像是段某人的儿子多一些。

看到回来的段某人,段父冷哼了一声:“你怎么下来的?”

“被放下来的啊。”段某人疑惑的回道。

“……你这脑子是怎么考上举人的?”

“不都跟你说了么,做梦梦到有人给我上课,睡醒就参加考试,然后考上了啊。”

离谱的回答让段父感觉胸口一阵绞痛,连忙取出药粉,一口吞下才好受些。

缓和了之后,段父看着跟段某人一起来的王怀和林秋水,连忙走上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了。这个逆子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先给二位赔不是了。”

王怀还没开口,段某人又说道:“爹,他们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我弟妹,怎么在你口中就跟债主一样。”

“少糊弄我,你这模样还会有兄弟!我总是教导你,惹祸还能接受,说谎可不行。给我过来,到你娘的灵位前谢罪!”

看着段某人被扯着耳朵拉走,林秋水小声的说道:“王怀,你认识的人都真好玩。”

“我宁可没认识过。”

最终,确认王怀真的不是债主,而是段某人的熟人后,段某某喜极而泣。

自家儿子出息了,居然知道不是惹祸而是结交朋友了。

立刻设宴款待王怀和林秋水,段父喝了两三杯水酒就醉了,拉着王怀的手哭个不停。

“王小哥,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儿子有多不成器。我们段家为大周开国功臣,历代不说聪明但也识大体,偏偏生了个这么个儿子出来。好不容易考中一个举人,当了三天主薄就把县令打了个半死,然后辞官跑回来了。你说我做的什么孽啊!”

“谁让他儿子强抢民女他还包庇呢。”段某人扣着鼻子说道。

“你做的好!但做的太差了!你不会蒙面么,你不会摸黑收拾他么!你怎么不会玩阴的呢,我段某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逆子!”

“下次我尽量。”

段父拉着王怀还想继续说,一旁的林秋水不动声色的将两人的手分开,然后将王怀的椅子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

发现两人的距离开始变化,段父向旁边走了半步,继续想拉王怀的手。

于是,林秋水也拉着王怀退了半步。

三次之后,段父终于放弃,看着王怀说道:“不过他小子还行,出门结交了你这么个朋友。我看王小哥你相貌不凡,是人中龙凤。当我儿子的兄弟太吃亏了。”

喝了一口酒,段父郑重的说道:“我也不占你便宜,不如你我结拜,我做你大哥,你是我二弟,这样段某人就是你的侄女了。”

“爹,你醉了,是侄子。”段某人立刻提醒到。

“你还算是个男人!你还知道自己是个男人!我怎么没见你娶亲呢!”

“爹,合着你在这里等我呢啊?”

王怀无奈的喝着酒,感觉作孽的那个是自己。

自己怎么认识这个奇葩的。

当年那顿饭,自己就不该蹭!

不过不爽归不爽,礼数还是得讲。

跟段某人一家吃完饭,王怀等到段父被佣人带入房间休息,这才对段某人说道:“段某人,我们一起给令堂上柱香吧。”

“哦,好的。这边请。”

在宅子的大厅中,段某人的列祖列宗的灵位拜访的整整齐齐,每个灵位每天都会被擦拭,灵位前的鲜花瓜果十分新鲜,看的出段某人一家对先祖极为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