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六十八章 我回来了(1 / 2)

在芸娘这尊邪神被彻底消灭后,叶府内叶鸿儒也从睡梦中惊醒。

失去了邪神的蛊惑,叶鸿儒的目光逐渐清明。

回忆起自己过去做过的种种恶行,他低头不语,好半天才走到书桌前,将自己的种种恶行,全部写了下来。

写完之后,他在房间中跪拜下来,低声说道:“恭迎圣上。”

马上,一道龙气浮现,在他的面前化为当今天子的模样。

将写好的纸叠好交给天子,叶鸿儒低头说道:“罪臣叶鸿儒,现在乞死。”

天子孙玉展开纸,看了几天就冷笑起来:“叶鸿儒,你以前做的好啊。朕拿你当心腹,你拿朕当什么?”

“臣无话可说。但求陛下给臣一些时间,臣处理完就回来。”

“准了。”

孙玉甩下自己的佩剑,随后飘然离开。

拿起佩剑,叶鸿儒回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越想越心痛。

虽然有邪神蛊惑,但若不是自己心存欲念,对方怎么可能成功。

归根结底,错都在自己身上。

长叹一声,叶鸿儒拿起佩剑,走了出去。

当晚,大半个叶府中人被屠戮,鲜血甚至染红了院子里的石砖,很久之后还能闻到血腥味。

之前跟叶鸿儒同流合污的人被叶鸿儒尽数屠灭,但奇怪的是一直没有禁军前来探查此事。

没多久,鲁州省城的地牢,叶文渊忽然惊醒,看着面前的圣贤之相大喜过望。

“爹,你来救我了么?”

以圣贤之相出现的叶鸿儒看着自家儿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是啊,我来救你了。”

“爹,那快放我出去,芸娘还在……”

话未说完,叶文渊的脑袋就飞起,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笑容。

让自家儿子幸福的死去,是叶鸿儒最后的慈悲。

解决完最后的人,叶鸿儒散去这尊圣贤之相,来到叶府祖祠,拉开祖祠下的暗门,一路走了进去。

在地道的尽头,一名与叶鸿儒有八分相似的男子正坐在这里练字。

多年的囚禁生涯让他的皮肤发白,身上的胡子头发长的快要接近地面,但一双眼睛依然精光闪烁,完全没有被这里的生活磨去棱角。

听到脚步声,男子先是将字写完,吹了吹上面的墨迹,这才对背后的叶鸿儒说道:“大哥,有什么事呢?”

叶鸿儒看着对方,心中百感交集。

片刻之后,叶鸿儒才笑道:“你倒是逍遥。”

“逍遥也是一天,不逍遥也是一天,那就按照自己喜欢的来了。”

听到这句话,叶鸿儒苦笑着摇了摇头:“赢不了你啊。”

虽然夺了对方才气,将对方化为自己的主书,不过每次看到对方,都有股敌不过对方的感觉。

洒脱,飘逸,才学旷古烁今,这才是真正的今世大儒。

那股书读进骨子里的气质,自己这辈子都学不会。

哪怕被自己夺了才气,对方也依然能够重新修得,这份坚定和毅力举世少有。

这种人,才配的上儒门领袖的称谓。

一拍脑袋,一卷书从叶鸿儒的脑海中飞出,然后没入到对方的体内。

得了自己的才气,男子的气势逐渐高涨,不多时就从一个凡人,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万世言的境界。

收回了才气,男子看着叶鸿儒,忍不住问道:“大哥,你这是……”

“叶家就交给你了,我的尸首,麻烦就扔到街上吧。不要给我立牌位,我没脸回去。还有,叶媛的母亲还活着,就在西域,有时间就去找她吧。”

说完之后,叶鸿儒再次行礼,然后走出了暗道。

他踩着满地的鲜血,一步步走向大厅,然后向着先祖牌位虔诚一拜。

“不肖子孙叶鸿儒,愧对先祖了。”

行礼之后,叶鸿儒干脆的拿起佩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在临死前,他跪在牌位面前,此生的一切如同走马灯一般闪过。

虽然是被邪神芸娘蛊惑做出了种种恶行,但在临死前,叶鸿儒发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恨对方。

“呵,芸娘……”

说完之后,叶鸿儒闭上眼睛,就此去世。

走出暗道的男子看着自家大哥的尸体,默然良久,最后还是叫人过来。

“把我大哥安葬了,然后再立个牌位,上面不用写名字,无名灵位就行了。”

至此,叶府易主。

邪神芸娘被消灭之后,仙盟也得到了消息。

在知道王怀大显神威,保下林秋水并灭了邪神之后,钟清河如释重负,对其他两名真君笑着说道:“不愧是我的弟子,就是不一般。”

玄道真君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一张苦脸因为这丝笑容而柔和了一些。

浩然真君也如释重负,呵呵笑道:“王怀这次又立了大功,咱们该怎么处理?先是统一了北疆信仰,立下了文化基础,之后又灭了邪神。这个王怀为什么不早一点进仙盟,不然肯定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老样子,给个单子吧。”玄道真君笑着说道,“这次,单子的额度上升到六百万两吧。”

钟清河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点燃了传音符,钟清河刚刚将这件事告诉王怀,就听到对方冷漠的说道:“无聊,你们看着办就行,别烦我。”

救了林秋水之后,王怀无欲无求,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吸引不了他。

拿了单子,自己还要花力气去选东西,无聊死了。

被王怀单方面挂断,钟清河感觉有点奇怪。

看着其他两名真君,钟清河低声问道:“他听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是不是额度给少了?不过说起来,灭了一个邪神,只给六百万的额度,确实少了点。”

“而且还是让他自己出钱,这么想想,确实是不太对劲。”

“要不,我们再想想?”

王怀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让三位真君开始苦恼给自己的奖励,不过知道了也无所谓。

他现在就是很无聊。

感觉活着没什么意思,去死也太麻烦,救了林秋水之后自己也没了什么目标,感觉一切都挺无聊的。

想了半天,王怀还是开了金手指,用新功能将自己的命格换回了【荣耀】。

无情太无聊,还是选择做一个有情人吧。

刚刚换回来,之前的情感欲望就快速复苏,让他抱着头惨叫起来。

社死了啊!

答应了叶媛的求婚,暴露了自己的性别,同时还强吻了师姐,还是两位!

然后还在林秋水的身上留下了印记,还要拖着叶媛强行洞房,这种事情被砍上几十次脑袋都不过分啊。

与这些事相比,顶撞了真君算什么啊!

没有感情的自己就是个渣男推土机,你做这些事有没有考虑过后果啊!

为了救林秋水,王怀给自己的黑历史加了浓厚的一笔。

没事,还有挽回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