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016(1 / 2)

桃瑞丝挽着身旁女士的臂膀,蕾丝花装饰与对方的红色卷发勾连紧贴,她像是只狡诈而恶劣的狐狸:“那真可惜……帕特里克小少爷,如果你打算在这里动粗的话,万一让商会管理员知道,恐怕就不免要传到新月伯爵的耳朵里了。”

帕特里克才从剧痛之中清醒过来,他咬着牙,眼睛泛起猩红的血丝:“桃瑞丝!”

“哎呀呀,我听到了哦,小少爷。”桃瑞丝贴着爱人的肩膀,懒洋洋地道,“您有何指点呢?”

帕特里克几乎失去理智,他将侍从手中的剑劈手夺来,冲上前用完好的那只手攥紧细剑,指着桃瑞丝的喉咙愤怒咆哮,就在这个时候,被提前通知过了的商会管理员带着护卫围了过来,其中的负责人一挑眉毛,护卫们便一拥而上,将两边分开安全的距离。

帕特里克的剑也被推搡着取了下来,贵族青年指着金发少女咒骂了几句,随后又将目标转向那个卑劣的贫民——他看向盲眼的高大男人,被夺走心头所好的嫉妒再次涌起。帕特里克不管不顾地大声要求,让负责人也掰碎对方的一只手臂。

而凯奥斯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他的手贴着阿诺因的后颈,掌心贴在对方温暖而细腻的肌肤上,像是早已习惯了的舒适举动。

阿诺因也没有因为致命部位被他人掌控着而敏感畏惧,他下意识地觉得骑士先生不会伤害他。小怪物虽然精通贵族礼仪和圣廷的规则,但此刻并不是表现的时候。

场面混乱一片,商会的负责人已经开始不耐烦。负责人是梅小姐提前叫过来的,他只想尽快平息这件事。在连哄带骗的承诺安慰之下,负责人终于将这个贵族少爷劝走——准确来说,是让新月家族的侍从把帕特里克带走了,青年被带走前还在大放厥词要卸了凯奥斯的手脚。

从极度的喧哗过渡到宁静,只需要一个人的消失。负责人伸手抻了抻黑色正装,转向梅小姐:“您——”

红发女郎抬手抵住了唇,示意他不要再说。

负责人当即闭口,转而道:“好的小姐,那我就先告辞了。”

梅小姐点了点头,那位穿着正装的成熟负责人便转过了身,向在场的几位一一致意,连看起来身份平凡的凯奥斯与阿诺因都没有落下。他带着护卫离开了此处,似乎是去准备善后之事了。

到了此时,桃瑞丝才憋不住嘴边的笑意,靠着梅小姐笑得前仰后合,她毫无形象地笑了半天,才伸手弹了阿诺因一个脑瓜崩儿:“小阿诺,我就说你应该打扮漂亮点,不然就这幅宝珠蒙尘的样子,有很多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想要强行占有你呢。”

在她碰到阿诺因额头时,一直没有动静的骑士先生忽然低下了头,很是介意地伸手覆盖住了阿诺因被弹红的额角,一副“谁都不许碰他”的做派。

桃瑞丝当然没有用力,但阿诺因的敏感也是实打实的。他倒是没太吃痛,但额头还是红了一片,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好欺负的气息。他不好意思地把凯的手掌拉了下来,跟桃瑞丝道:“今天真是麻烦你和梅小姐了。”

“哪有,这对于我最爱的梅来说,都是小事情。”桃瑞丝很不要脸地代替爱人回应,她仰起头,跟高挑的伴侣索取了一个轻轻的吻,得意地道,“这段路有我们在呢,小阿诺尽管跟亲爱的哥~哥~发展感……哎呀!”

胡言乱语胡作非为的金发狐狸小姐被爱人敲了一下头,可怜巴巴地捂住了脑瓜壳,也就没再开对面两人的玩笑了。但桃瑞丝护送着阿诺因一路回去的时候,还是贼心不死地悄悄拉扯了他一下,把一本薄薄地册子塞进了他的手里。

阿诺因不明所以地接过,还以为是什么隐秘的巫术公式书,他满怀期待地回到了1917,关上门压在枕头底下,在合适的夜晚从床上爬起来,背着凯奥斯打开那本小册子,赫然见到一排熟悉的奥兰语——

《情/欲之网》

阿诺因:“……?”

这是……什么意思?

巫术的名称为什么要用奥兰语书写?这个巫术的名字也太……太……

阿诺因说不上来这是什么味道,常识略微缺失的小怪物形容不出来这种怪异的感觉。性知识一片空白的少年翻开小册子,从教廷里学会的,用来阅读纯洁圣典的识字能力,竟要在这样一个波涛阵阵、灯火昏暗的夜晚,用来认识关于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文字。

每一段优美的辞藻编织,都如同书名一样,是一段绮丽的罗网。就像是每一个被书籍启蒙某方面知识的孩子一样,阿诺因隐隐感觉到面红耳热,为什么会这样,像是纯白无瑕的干净清水被滴入了一滴粉色的液体,让他整个人都热乎乎地、难以呼吸起来。

看到一半,阿诺因已经确定这是教廷的。他把小册子合起来,急需要海风吹一吹,让脑子清醒过来。但此刻是1917的狭窄小房间,没有海风也不能开窗,那会惊醒睡眠的凯。